高三学习博主

【安雷】他来自海洋

是给希鱼的g
来混更的
在老家信号超级差....今天跪的膝盖好痛......
最丢人g文选手哭了
✽+†+✽――✽+†+✽――✽+†+✽――

深邃的夜空中装点着无数繁星,点亮了漆黑一片的夜空。苍穹中不知道是否也有辉煌的文明,他们在群星的长廊中燃起熊熊的生命之火,在又一颗恒星的毁灭中吟唱悲婉的哀歌。但在此刻,星河依旧是璀璨的,像是数不尽的宝石铺陈在一块黑色的绒布上,向世人展示着它的光芒。

初夏的风还带着一丝凉意,携卷着大海淡淡的咸味翻滚着涌上岸来。小皇子正坐在岸边吹着海风,或许是风里带着的海盐味让这个养尊处优的小皇子不太舒服了,他眯了眯眼,仍是执拗地面向大海,看着远处波涛翻滚。他是雷狮,雷王星的三皇子。在过几日便是他成年的日子了,现在再称他为“小皇子”或许已不太合时宜,但他骨子里那股顽固桀骜的性子却显得他比同龄人更加年轻——说得更清楚些就是他很幼稚。快成年的皇子很快就将被卷入残酷而污浊的皇位争夺,可他根本就对这些不感兴趣。他所感兴趣的是漫天的繁星,是无垠的大海,是市井乡村中散落的强人高手。他天生厌恶皇室的一切,各种繁文缛节像一道道枷锁将尚稚嫩的猛兽困在其中。野兽咆哮着想要挣脱尊贵的牢笼,却被套上了嘴套。

野兽终究是野兽,哪怕外表貌似是臣服了,但内心的火焰永远不会熄灭。

而此时此刻,幼稚的皇子坐在海边,只是为了等一个人,或者是一条鱼。

雷狮听见了不远处传来细微的海浪声,那并不是潮涨潮落自然的声响,而是流畅的躯体划过海洋留下的痕迹。一个棕色的脑袋从海里面浮了出来,海水让他的头发湿哒哒地垂在额头上——平常他的发质应是偏硬的,而此时就像一只落水狗一样,显得眉目间更多了一份柔情。

这话说错了,他不会像一只落水狗,亦或是落水猫,落水羊。

他来自海洋。

“抱歉殿下,下面的宫殿出了些小骚乱,今天在下来晚了。”海里冒出的男人带着歉意,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伸出手把刘海往额边拨去,一双祖母绿的眼镜。夜里的海风十分凉爽,不一会他的头发就干了——不过也不一定是海风吹干的,他来自海洋,一定会一些什么海底的小法术。

“今天殿下想听些什么故事?”安迷修点了点头,游到离雷狮更近一些的地方。五光十色的海底有着许许多多光怪陆离的神话与传说,而雷狮无可救药地沉迷于海底的世界。他有无数次站在海边,想要一跃而下,亲自去探索那神秘的世界;他也曾无数次在睡梦中徜徉于海底,跟随着向导的脚步,进行了一场又一场奇妙的冒险。

在他梦中的海洋。

但今天雷狮不想聊大海,无论怎样深入这个话题,安迷修都不答应带他进入海底。安迷修来自海洋,可雷狮来自陆地。自然在两个种族中划定了一条无形的屏障,隔开了两个融为一体却又彼此不相往来的单元。雷狮盯着安迷修的眼看得出神。安迷修与雷狮的初遇实在是个意外。也仅仅是在一年前,由于雷狮从小就显现出过人的天资,随着他逐渐长大,两位哥哥自然把他视为争夺王位的眼中钉,肉中刺,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怎样把自己的这个天才弟弟扼杀在摇篮中。于是他们想到了海。大海是多么完美的生灵啊,她能吞噬掉一切,吞噬掉黑暗与光明,吞噬掉邪恶与正义,但是她无言沉默,一切只会化为泡沫,永远浮不出水面。

雷狮被推下了海。

老人们说,溺死的时候能够看见自己的一生。可雷狮已经被呛得就是灵魂出窍,也没能看到关于自己短暂的一生中的任何画面。或许自己的人生活得太无趣了吧。雷狮这么想着。但只是在刹那间,他的眼前出现了一团光芒,这团光暖熏熏的,柔和却又坚定,雷狮恍惚间伸出手,感觉自己被一只冰凉的手握住,然后缓缓向上浮起。

在醒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躺在了岸上,旁边有一个棕发绿眼的男子正担忧地望着自己。“咳咳...”雷狮想要说些什么,却吐出一肚子水,他咳了好半天,感觉快把自己的五脏六腑都给呕出,旁边的男子倒是先开了口。“我叫安迷修,我来自海洋。”自称安迷修的男子弯眸一笑,眼底转瞬即逝的光芒让雷狮一时间觉得真的看见了波光粼粼的海面,甚至是海面之下更深更宝贵的东西。“雷狮,是个皇子。”雷狮用嘴努努身后的宫殿,金碧辉煌的大殿恰恰与雷狮哪怕落水也强大的气场相得益彰,安迷修睁大了眼,怔怔地盯着眼前的皇子,期待地开了口。“我救了你,那我们是朋友了吗?”安迷修的脑回路很清奇,雷狮有些跟不上。

“算...算是吧....”雷狮挠挠头,觉得总不能直接拒绝了安迷修,毕竟他是自己的救命恩人。“那你能不能经常来找我玩....”安迷修有些抱歉地笑了笑,垂下了头。他看上去很寂寞,或许需要人陪他。和自己一样寂寞。雷狮点了点头。

于是在这一年里,他们经常在夜里的海边相会。雷狮给安迷修介绍皇宫里的生活,而安迷修给雷狮介绍海底世界。这样的故事,已经讲了一年了。

所以雷狮今天一定要换个花样。

“安迷修,可不可以和我讲讲你的故事?比如说,你能不能上岸?你是人还是鱼,又或者说....”雷狮假装吃了一惊的样子,“你是人鱼?”

安迷修摇摇头。“我是鱼,也是人,也可以说是人鱼。我可以上岸,但我不会上岸,因为我来自海洋。”这样的回答似乎没有任何营养,雷狮打了个哈欠,泪水沾在了睫毛上。安迷修仍是不管不顾地说了下去。

“我不是海底出生的,但我的的确确来自海洋。我好像死过一回,上一世,我来自陆地。”“那你是做什么的?上一世。”雷狮终于被提起了兴趣,身子略微往前倾了倾,像是快要掉入海中。“也许是个渔夫,也许是个海盗,总之...来自陆地,行于海上。”

“海盗是什么?!”雷狮更加兴奋了,深居皇宫的他从来没有听说过“海盗”这个职业,但就在他第一次听到他就觉得浑身上下有着触电般的颤栗,似乎在很久很久以前就与“海盗”有着千丝万缕不可分开的联系。他的心底似乎有一颗埋藏已久的种子在蠢蠢欲动,它快要破土,快要发芽了。雷狮从心底迸发出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

“海盗是海上的强盗,恃强凌弱,称霸一方。”安迷修小心翼翼地回答。现在的他并不是很喜欢海盗,所以他宁愿自己上辈子是个愚笨无知的渔夫,也不愿意自己是一个作恶多端的海盗。他不知道为什么雷狮会突然这么兴奋,但他能够感觉得到,雷狮身上的某股力量正在悄悄觉醒,而那股力量一旦喷薄而出,一定是能够让整个世界翻天覆地的强大力量。


安迷修感到很高兴,却又隐隐担忧。

“多好啊。”雷狮的眼底闪耀出憧憬的光芒。“我也要当一个海盗,成为霸主,成为强大的存在,成为海的主宰。”他狂笑着,似乎突然找到了人生的道路,找到了前方的目标。他来自海洋,而自己终将行于海上。只有脚踏万顷碧涛,头顶星汉灿烂,这样的生活才属于强者,属于野兽,属于雷狮。

“安迷修,你来自海洋。”雷狮低下头,去看他眼底平静的海面泛起一丝涟漪。

“嗯。”安迷修被人的突然靠近吓慌了神,微微撇开脸望向远处。

“而我将行于海上,去掠夺,去杀伐。”雷狮的眼底是海洋,是星空,是浩瀚的宇宙,是无尽的黑洞。他是贪婪的,贪婪地将自己的手伸向整个世间,永远不会满足。他是狮子,是野兽,如今已经是他挣脱枷锁的时刻了,他会被放逐到整个天际,去探索,去闯荡。

“雷狮,我来自海洋。”安迷修说着,向雷狮伸出了手。雷狮晃了晃神,回以一个笑容,把自己的手放入他的手心。

“我们都来自海洋。”

评论
热度(65)

© 💦崔韩率的缡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