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学习博主

【巍澜】不言

小鬼王×昆仑

原著向(但我忘了原著)
是江苏高考题,今天刷卷的时候写的
标准的写在答题卡上的字数
原著真好吃
゚+o。◈。o+゚+o。◈。o+゚+o。◈。o+゚+o。

呼啸的寒风在天地间肆虐,卷着满地冰霜,复而又重重砸落在地上。这万年的寒冰早已是坚不可摧,逼人的寒冷能浸入人的骨髓,冻住人的血液,可唯独锢不住那胸口的艳红,炽热的真心。

 

都已经快记不清楚了,好像在很久很久以前,这大荒山也有莺歌燕舞,鸟语花香。山巅的神木焕发着勃勃生机,伸展着枝条招引着悦动的精灵,轻轻吟唱着古老的歌谣。那时的昆仑还小,被女娲牵在手里一同坐在大神木下,眼底闪着光,张着嘴看着神圣的生灵纵情地歌唱。

 

他在心底发誓,他要守护这生灵,守护这天下。

 

兵鞭划过昆仑的脸,但他却不为所动,闭着眼,哼起从前听到的歌谣。不远处雪声簌簌,他睁开眼,眼前是一袭黑袍。“真好听,你唱的是什么歌?”又是这小鬼。昆仑眸底含笑:“以前传下来的歌罢了。你这小鬼,不好好当你的鬼王,又跑到这大荒山来做什么啊?”小鬼王早已是在昆仑面前席地就坐了下来,他是鬼王,天性凶残,却独爱这冰清玉洁的大荒山,唯独在这里,他能够静下心来,忘记自己是个鬼族,忘记自己的杀伐。“昆仑,我想听你讲故事。”小鬼王眨着眼笑了笑,悄悄又向昆仑挪近几步——明明是鬼王,却偏偏生着双清澈透亮的眸子,就如同那圣潭的湖水,却又深不见底。

 

“天地有常,万物有别。沈巍,你可知道?”“巍”是昆仑给鬼王起的名,说是多了份气量。小鬼王每日在心头练这字,恨不得刻进自己的骨肉里。“人鬼有别,神鬼殊途,你作为鬼王自有你的职责,你天天往这神山跑,既是无常,更是逾矩。”昆仑望向沈巍,眼神坚定,可又若有若无散出些温度,化了这荒山寒雾,迷了鬼王双眸水汽氤氲。鬼王突然一笑,盯着昆仑眸子死死不放。“昆仑,我自诩这双眼看得透世间。我看得见鬼族满心贪婪嗜杀成性,看得见妖族满心妒忌野心喷张,看得见神族各怀鬼胎不知所向。”他顿了顿,神现戾气,眼含悲悯,“可昆仑,我自始至终都看不透你。”

 

一阵雪风刮过染白了鬼王的黑袍,他却纹丝不动,更近似尊雪雕。“沈巍,我问你,你既已看透如此之多,差我一个又有何妨?”昆仑语气如常,却在袖中悄然握紧了双拳。“我是鬼族,天性贪婪,欲望就像无底之洞。”他望天而笑,再开口却又是咬牙切齿,“尤其之于你,昆仑。”“你还是太年轻了。”昆仑攥紧的拳头释然松开,他看着鬼王,目光如炬,却乱人心曲。“你尚且连你自己都没有看透,又如何看透别人?”昆仑起身,向山巅缓缓踱步。“世人皆谓语言之美。心明可通花之语,木之语,湖之语,妖之语,鬼之语,与天地万物交流,通自然宇宙灵气。语言可说,可书,可绘,可舞,岂不妙哉。但你可知,世上还有一物,比这语言更美?”

 

“何物?”鬼王睁大双眼,面露不解之色,实为大吃一惊。

 

“不言。”昆仑一笑,已是消失在了大荒之地。

 

“不言……”鬼王扶地而起,终是拂袖而笑。暮风而过,也是不见了踪迹。

 

大荒之巅,万物不言。

评论(2)
热度(32)

© 💦崔韩率的缡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