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学习博主

【安雷】无文不成画09

大学学pa
画手安×文手雷
大概应该快表白了??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

雷狮在床上笑了一会也笑累了。他卷好被子正准备倒头就睡,突然看到床上堆着的一大堆药,又想了想安迷修刚才那副焦头烂额的模样,想了想,最后还是乖乖从被窝里爬出来,去一旁的柜子上拿来了烧好的开水。

安迷修给雷狮找的药真的太多了,中暑药,感冒药,发烧药,甚至跌打肿伤药都一股脑地全塞在了一起,简直就像是准备药的人在整理的时候没长脑子一样。雷狮耐着性子在那挑拣了半天,终于是找到了一盒看上去没有那么奇怪的药。雷狮站在床边往杯子里倒着水,哗啦啦的水声终究是让雷狮更清醒了一些。他一口将黑色的小药丸抛入口中,压在舌根,同时迅速地抓过杯子就将水灌进了口中。

可雷狮还是晚了一步。尽管他觉得他喝水的速度已经够快了,药丸的苦味还是在他的舌根绽开,渗透入他的口腔,一时间苦得他龇牙咧嘴。连吞几大口水,苦味才终于被冲散了一些。雷狮吐吐舌头,翻身上床准备裹在被子里继续好好睡上一觉。可他才刚刚闭上眼没多久,医务室的门就被打开了。雷狮睁开一只眼打算看看这位“不速之客”究竟是谁,谁知他刚一睁眼,所有的语言就像被堵在了嗓子眼一般,再也发不出一个音节。

一位妆容精致,浑身上下散发着职场女精英气质的女人走了进来。女人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她只是皱了皱眉,微微张开嘴,过了一小会才发出声音。

“雷狮。”

雷狮打了个激灵,瞬间从床上弹了起来。他看着女人的眼睛,那双和他一样深紫色的眼眸似乎深不见底,让人无法琢磨透他内心的想法。雷狮终究是低下头避开了目光的直接交锋,他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的神情,一瞬间有那么一丝欣喜若狂,但更多的又像是愧疚。他缓缓开口。

“妈。”

女人径直走到雷狮床边,扯了扯后头的裙摆就坐在了床上。她抓住雷狮的手,上下仔细打量着雷狮。雷狮被她盯得不自在,但也不敢多做言语,只能是低下头来任凭女人的目光在他身上的每一寸都扫过。“你更瘦了,也黑了。”女人捏了捏雷狮的小臂,“肯定是每天都我在家里打游戏吧,也不好好吃饭。”雷狮点点头算是承认,他自己心里也清楚自己军训晕倒和平常不规则的生活习惯肯定是有关系的,不过他也没太过放在心上,毕竟自己现在身边有安迷修,有这个像老妈子一样细心的人的管教。女人还在用没有一丝波澜的语气关心着雷狮的身体状况,雷狮一面点着头发出些语气词敷衍着应和着女人的话,心里却早已是疑惑万分。

他的母亲为什么知道他在军训晕倒的事,为什么会有时间来看他?

雷狮的父母都是商人,相识相恋相爱也一定是和生意脱不开干系。雷狮从只言片语中知道了两人的相遇大概就是在某个财团的商业酒会上,也许是看对了眼,又也许是双方共同利益的吸引,两人最终走在了一起,并拥有了四个孩子。

或许在外人看来这样的家庭十分幸福,但雷狮自己心里清楚,他在家的日子过得并不好。家庭中拥有四个儿子面临最大的问题就是家业的继承。两个哥哥在雷狮很小的时候就把他视为眼中钉,千方百计想要陷害他,除掉他,为此雷狮受了不少苦,也因此有了一副不太好的脾气。父亲和母亲常年在外地,对自己这个还在上学的儿子不闻不问,就连高考前也没有发来一条消息询问,更不用说是加油打气。更为尤甚的是,因为从小就显现出惊艳的实力,雷狮的亲生父亲都曾将雷狮看作是自己的强劲对手,嘲讽他,辱骂他,殴打他。小时候的雷狮总是遍体鳞伤,一开始还会在房间里疼得大哭大闹,后来竟然都习惯了,就像是眼泪已经干涸,湖泊旁再长不出一颗植株,心是冷的,是静的,不会再跳动了。

但雷狮是非常喜爱他的母亲的。至少在雷狮上中学以前,这个强势的女人,也就是他的母亲,在雷狮的心底真的是一个十分温柔的母亲。她会在雷狮生病的时候守在他床边彻夜不眠地照顾他,第二天再用厚厚的粉底遮住脸上的疲态踩着高跟鞋去上班;她也会在雷狮被父亲殴打后尖着嗓子和父亲对骂,急的时候一巴掌扇在男人脸上。雷狮太缺少温暖,太缺少爱了,有一段时间他甚至把整个人生都寄托在了母亲身上,觉得母亲就是他的全世界。但母亲有一天突然变忙了,开始不回家了,于是他又被光明狠狠摔回了地上,瞪大着眼睛绝望的看着自己的身体又一次在黑暗的泥沼中下沉,最后被淹没。

那种无力感曾将雷狮折磨得痛不欲生,可他突然间似乎什么都想通了。他彻彻底底地明白了在这个世界上似乎没有人能靠得住,除了自己。他开始变得比以前更加强大,强大到没有人能欺负他,人人都害怕他,对他敬而远之。他用带着刺的蔷薇花墙保护着自己,外表绚丽张狂,又极富攻击性。这是弱者的伪装,也是强者的悲哀。

母亲已经很多年没有这么面对面的关心自己了,雷狮既感到高兴,又满心疑惑。现在的他已经不会再将心底的感情完完全全掏出来,暴露在空气中任凭别人欣赏了。他保留着拘谨与怀疑,却又享受着母亲的爱。

雷狮在母亲的看护下睡了一个下午,当他终于醒来的时候,下午的军训也差不多结束了。女人还在和雷狮攀谈着什么,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门被十分粗暴地推开,比起上午来又黑了一个度的安迷修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地冲了进来。

“雷狮你没事吧!!”安迷修还没冲到床前,突然看到了床边的女人。他的大脑还是一片空白的,硬生生在原地楞了好几秒,才木讷地鞠了一躬,说话还断断续续的。“阿....阿姨好!我是雷狮的舍友安迷修。”女人对着安迷修礼节性的笑了笑,起了身。她朝着外面走几步,突然停下来回过头,像是在对雷狮说话,又像是要说给安迷修听。

“军训的假我已经帮你请好了,这段时间你是回家休息还是在宿舍休息都没有关系,但你要保证自己能够照顾好自己。”她有瞥了安迷修一眼,接着说。“如果有人照顾你是最好,但希望照顾你的人能照顾好你。”之后就走了,高跟鞋的声响在走廊里回荡了很久。

安迷修似乎还没晃过神来,他还怔怔地立在原地,汗水一滴一滴从他额头上留下来,不知道是热的还是怎样出的汗。“那是......你的妈妈?”过了好一会,安迷修好像才搞清楚状况,压着声音偷偷问雷狮。“对。”雷狮从床上坐起来,望着女人离去的方向。“我的亲生母亲。”

安迷修对于雷狮对女人这样的称呼一时间有点摸不到头脑,但他还是觉得不应该太过分地去干涉别人的家事,于是作罢了。两人沉默了一会,安迷修终于是受不了着死一般的寂静了。雷狮一直望着窗外,眼底闪烁的光芒是安迷修无法解读的。“你是回家....还是在宿舍休息?”安迷修小心翼翼地问着雷狮,他心里当然是更加希望雷狮能够留在学校宿舍,这样每天晚上还能看看他,也可以自己照顾他,让他生活得更健康一点。但他又同样希望雷狮能够回家。毕竟整天躺在宿舍床上无所事事也的确无聊得很,听雷狮说过他在家里还有一个和他关系不错的弟弟,趁这个机会回家看看弟弟,找点事做或许是个更好的选择。雷狮母亲的话一直让安迷修心底有个疙瘩。女人的语气冰冷得像是深埋在地底的冰窖呼出阵阵白气,令安迷修脊背发凉,却不知道这份恐惧从何而来。

是看出了些什么吗?女人在说这些话的时候一直在有意无意地瞟着安迷修,难道是自己的心意被这位“未来的岳母大人”看出来了?安迷修第一次觉得这么紧张,就连高考的时候都没有这么紧张过。他在一时间突然明白了“见家长”是个怎样的概念,哪怕这一切暂时都只是他自己的想象罢了。他不确定雷狮的母亲能不能接受一个男生追自己的儿子,多半是不能接受的。可恶.......光是这么想想安迷修都觉得自己的脑袋快要炸掉了,他从来没有考虑过未来,但再见到了雷狮的母亲后,他竟然鬼使神差地开始考虑起了这些事情。

问题就在于,他甚至还没有和雷狮表过白。两人根本就没有在一起啊!

看着安迷修的脸一阵红一阵白,雷狮突然觉得好笑,但也只是抽了抽嘴角,干咳两声强忍笑意。关于回哪休息这个问题雷狮也是思考了很久。虽然他并不是很愿意离开安迷修回家,但在安迷修军训期间学校宿舍的生活实在是太无聊了。况且回家后他还可以顺带着带卡米尔一起翘课出去玩。

“还是回家吧。”雷狮掀开被子,腿从床上垂下来蹬了蹬,摸索着试探到了自己的鞋子,好不容易穿上,跺跺脚适应着从床上下来落在地上的实在感。他似乎是察觉到了身后的安迷修一直在默默地注视着自己,于是耸耸肩回过头来,正巧碰上了惊慌失措避开目光的安迷修。

“嗳,不就回去休息几天嘛,又不是这辈子都见不着了。怎么,这么舍不得我?”雷狮嬉笑着凑近摸了摸安迷修头顶软发,逗小孩似的捏了捏他脸颊。“不要说胡话!”安迷修猛地生了气,按住雷狮肩头瞪着眼睛,手指掐得雷狮肩头生疼。“不许你这么说!!”雷狮一时间被吓得发懵,后来也有些生气。“你发什么疯啊安迷修!玩笑开不起吗!”雷狮气呼呼地把安迷修的手从肩头甩下去。瞪着眼睛死盯着安迷修。安迷修这下子才明白了刚才的失态,一时间手足无措却又狠了心不去道歉。眼神飘忽流离看着别的地方。

“神经病.....”雷狮翻了个白眼,大步流星地从医务室走了出去。安迷修张了张嘴想要挽留他,可终究没发出一点声音,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人离去。

安迷修知道自己做了件很愚蠢的错事,但他也无法理解自己今天到底是怎么了,竟然会如此不冷静,以至于一而再再而三地犯错。或许真的是需要好好冷静一下了,安迷修叹口气,靠着墙壁坐在了医务室的地上。瓷砖地板的凉意传遍了他的全身,也让他的脑子降了点温。他就这么不言不语地坐在地上坐了十几分钟,最后还是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径直走回了宿舍。安迷修以前心情再不好都不会落下一餐饭,但今天他偏偏很想和自己闹脾气。

安迷修回到宿舍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很多,天边的火烧云已经运来了浓艳的色彩,剩下的更多是宁静。雷狮已经收拾好东西走了——其实也不算收拾东西,他只带走了自己的背包,安迷修环顾宿舍大概也只能想到雷狮带走的东西只有手机充电线电脑这一类的东西。他打开手机,雷狮没有给他发消息,只发了一条朋友圈,只有一个句号,配了一张晚霞的图片。晚霞绚丽的色彩刺痛了安迷修的眼,安迷修仿佛看得见落日下雷狮瘦削的背影孤独地走向航站楼,脖子上挂着耳机,步伐缓慢。

现在道歉应该还不算晚。

安迷修翻个身点开了与雷狮的聊天界面。在对话框中敲敲打打码了五六行字,左思右想,又全删掉了。他在床上翻来覆去,半天也没能将这消息发出去。

直到他觉得雷狮应该已经上了飞机开始休息了,他才又小心翼翼打进去了几个字,按了发送键。

“对不起,是我今天太过分了。”

“好好照顾自己,等你回来。”

附上了一个笑脸的表情。

雷狮没有回复,安迷修觉得心里空落落的,索性把手机丢在一边,打开电脑开始画稿。三个小时过去了,电脑上除了一堆乱七八糟的雷狮的摸鱼,什么也没留下。

疯了,真是疯了。飞机上的雷狮将安迷修的消息反反复复读了不下二十遍,最后将脸埋进了U型枕里。安迷修傻傻地盯着电脑里自己画出的雷狮,脸上显现出乐呵的傻笑。

都疯了。

TBC

评论(5)
热度(78)

© 💦崔韩率的缡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