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学习博主

【安雷】无文不成画08

🌟前文翻tag
画手安×文手雷
大学学pa
又莫名其妙被屏可恶
期末考试考得爆炸还不知道成绩出会退步多少名可恶!
我没有暑假!一天都没有!!
难过缡水!!!
゚+o。◈。o+゚+o。◈。o+゚+o。◈。o+゚+o。

夏日的天总是亮得很早,似乎刚刚还是漫天星河灿烂,不过一会就已是晨光熹微,再眨眨眼,就已经是周遭一片明亮了。阳光已经顺着窗帘的缝隙偷偷溜了进来,但屋里的人睡梦正酣。不过安迷修一直有着早睡早起的好习惯,这会儿也差不多到了他自然醒的点。安迷修朦朦胧胧睁开眼,胡乱在脸上揉了几把就挺直了身子坐起来。安迷修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挺奇怪的人,早上起床从来就没有想要赖床的欲望,永远都是睁眼即醒,像个上了发条的机械小人一样。但是起得很早还没有压力的确是一个好习惯,这样可以保证自己在时时刻刻都不会显得太匆忙。

比如现在。

安迷修刚刚从洗手间洗漱完毕出来,尖利的号角声就如听加了rock live的混响效果般在校园的四面八方咆哮着响起,哪怕是这样偏僻的宿舍也无法幸免于难。安迷修已经够清醒了都被吓得够呛,更别说还在梦境漫游的雷狮。只见雷狮在那一瞬间就像被天雷击中一般猛地从床上弹起,眼底还保持着那一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错愕。安迷修看着他那一头乱毛,忍不住想笑,却又生生憋住了。他把床下雷狮的军训服丢上了床,一开口遮不住语气中的笑意。

“行了,今天军训,快换好衣服下来洗漱,去晚了要被教官骂的!” 雷狮的眉头紧紧地锁了起来,安迷修一直觉得雷狮皱眉头有种不一样的气场,有些凶狠,但也遮不住他五官的清秀,不过安迷修也不忍心让雷狮这么一直皱眉皱下去。他细声细气又哄了哄这位多事的主,雷狮终于是豪气地一脱衣服把丑了吧唧的军训服换上,再慢慢悠悠晃下了床。军训集合是在七点,现在离集合时间只剩二十分钟不到了,虽然雷狮觉得吃早餐没必要他还可以在宿舍里再拖一会,但安迷修还是秉持着“早餐是一天中最重要的一餐”这样的养生思想硬生生把雷狮迅速拖出了宿舍门,还不忘在路上语重心长地进行了一番深刻的思想教育。他们在食堂买了两个包子垫肚子,一边吃一边向着集合地点狂奔。当他们两个终于赶到操场时,正好还差一分钟迟到。两个人在一旁教官的怒视下偷偷找到了自己班级的队伍溜了进去。

安迷修想着雷狮肯定想着站最后自在些,于是径直向队伍的最末端走去,谁知雷狮一把拉住安迷修的手就钻进的队伍的中间。 “傻不傻,前后都有教官看的严实,当然是中间最安全。”手还没放开。安迷修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两人紧紧握着的手上,可能并没有那么紧,但安迷修的心跳得太快了,快到让他在不经意间就收紧了手指,把自己的温度狠狠地传递到了另一个人的皮肤上,甚至想要把这份温度刻进他的血液里。

“安迷修?”雷狮可能是被他抓得有些疼了,抽了抽手,“不至于吧...让你这个好学生站中间就这么大意见...”安迷修这才稍稍清醒一点,不好意思地松开了手,甩甩头让碎发遮住了他发红的耳尖。“抱歉,刚刚走神了。”号角声再次响起,两人都不由自主地站直了一些望向主席台,再也没说一句话。军训正式开始了,他们也不知道在军训中会面对些什么,可能是地狱,也可能比地狱更糟糕,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他们两个还没有分开,他们还能看到彼此,这或许是军训中最令人开心的一件事了吧。

不管雷狮是不是这么想的,反正安迷修是这么想的,他也固执地觉得雷狮也应该会这么想,毕竟目前为止雷狮在这所学校里只有他安迷修这一个朋友。但愿不会想太多。安迷修在自己心里默默叹口气,强迫自己集中精神去听主席台上各位领导没有起伏的发言。雷狮一直在后头偷偷瞄安迷修,他真是佩服极了安迷修,竟然连这样废话连篇的领导发言都能听的聚精会神双目放光,就差没拿出个小本本来做笔记了。雷狮不由得感叹了一下正统学霸和他自己这种吊儿郎当就是聪明的小天才的差距,之后就陷进了沾沾自喜中差点笑得嘴都翘到了天上。

一个军训的开幕式竟然能开整整一个小时,雷狮哈欠都已经连天了,只差没磕在安迷修肩膀上再睡个回笼觉——他本来真是打算这么做的,但旁边教官的眼神如狼似虎,雷狮在再皮也不敢和这样的铁血男儿来一场面对面的亲切交流,只好作罢。散会后是各班与自己教练的认识时间。安迷修和雷狮顺着大来到了操场的一块裸露的地皮儿——说它裸露,这块地的头顶上是真的连一点点树荫都见不着影子。眼看着太阳已经蠢蠢欲动要从天上蹦出来和大家say “hello”了,雷狮咽了咽口水暗叫完蛋。

新闻班的教官是一个二十多岁的新兵汉子,其实按年龄来说并没比他们这些新大一的毛孩子大多少,但他眉目间深邃的眼神和凌冽的目光还是让这些毛孩子们深深地打了几个寒战。一轮自我介绍下来班里有哪些同学也差不多摸了个清楚,新闻系女生偏多,像雷狮和安迷修这样两个放哪都扎眼的帅哥更是不可多得,趁教官不注意,几个女生就迅速凑近想和他们套套近乎顺便要个联系方式。安迷修还没来得开口,教官的一声怒吼就把大家伙的魂都差点给震飞。“打报告了吗!叽叽喳喳的!全部站好!军姿一小时!”小女生们麻雀似的一哄而散,乖乖的一个个站得笔直,生怕这个脸黑黑的教官下一秒就会在她们耳边打雷。

站军姿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此时太阳已经升上了头顶,愈发耀武扬威向着大地发光发热。大滴大滴的汗水从遭殃的学生们头上往下滴,军训服早已被汗水浸透,湿哒哒地黏在身上令人忍不住想要动弹,可毕竟没人敢动——比起忍受教官的怒吼,这样的煎熬或许会更加得好受一些。几个身体素质不行的女生已经直挺挺地倒了下去,嘴唇发白被拖去了一边的树荫下休息,另一边的女生也俨然是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这一副东倒西歪的景象险些把气血正旺的教官气得也当场倒地了。不过教官还是很欣慰的,在看到安迷修和雷狮的时候。安迷修一直就是个能吃苦耐劳的孩子。在小时候他并没有和爸爸妈妈一起生活,而是和住在郊区的爷爷过日子。爷爷身体硬朗得很,酷爱锻炼,也每天喜欢拉着小小的安迷修和他一起做那些锻炼身体的粗活重活。两人经常在烈日底下提着水桶一站就是一下午,刚开始的时候安迷修也吃不消,晕了几次醒来就哭。但后面慢慢地也能撑住了,甚至越来越不费力气。很懂事的安迷修明白爷爷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他好,于是愈发勤奋地每天坚持锻炼,自然而然练出了一副强健的身子骨。这样的军姿对他而言显然不算什么,安迷修在阳光下站得笔挺,从指尖到脚尖都崩得直直的,看得教官是越看越欢喜,恨不得下一秒就能把他拉进部队当一个好兵。

雷狮的表现也令教官暗暗吃了一惊。这个在队伍里左摇右摆哈欠连天的刺痛本来是教官以为最难对付的对象,谁知道此时此刻也老老实实在这站着军姿,哪怕嘴唇都被牙齿咬得渗出了丝丝血迹也在拼了命的坚持。按道理来说雷狮这个娇滴滴的富家小公子应该是早就坚持不住了的,但他的确硬抗下来了——不是身体素质过硬,而是他太好面子了。刚站没一会的时候雷狮就已经撑不住了,豆大的汗珠从他额头上滴下来,顺着高挺的鼻梁一路滑到嘴边,弄得他直痒痒,恨不得伸出手来使劲挠挠。烈日照得他眼前都有些发黑,他在大家注意不到的地方略微了有些摇晃,但在几个女生倒下后他也硬生生地咬着牙坚持住了——像几个柔弱的女生一样就这样倒下也太过煞面子了!对于雷狮这种人来说,面子大过命,哪怕已经痛苦到了极致,也必须得撑下去,这才营造出了一副“这孩子身体素质和心理素质很过硬”的假象。

然而装出来的毕竟是装出来的,教官还没来的把表扬通报说出口,雷狮就“砰”的一声倒下了。这突然冒出的一茬可吓坏了安迷修,他惊呼一声“报告!”就蹲下身来去扶住雷狮软绵绵的身体。他把自己的手背贴上雷狮冒着冷汗的额头,眼里满是焦急与心疼。“雷狮?雷狮!”安迷修轻轻拍打着雷狮的脸颊试图将他唤醒,可雷狮紧闭着双眼,愣是没有一点反应。这不仅吓坏了安迷修,更是把周围的女生也吓得发出了一阵阵惊呼。教官也是第一次见到一个大男生军训晕的不省人事的事情,惊叹之余赶紧吩咐安迷修把老师拖到医务室悉心照料。安迷修简短地应了一声,干脆利落地托着雷狮的肩膀和腿将他稳稳抱起,一路小跑朝着医务室跑去。他一直没有低头,只是皱着眉头看着远处——他不忍心低头,他不愿意看到雷狮苍白的脸,不愿意看到他中暑的病容,医务室并没有很远,但安迷修觉得自己跑了有一个世纪之久。

医务室里空调的清凉渐渐将雷狮的意识唤回。雷狮睁开眼,觉得眼前还是朦朦胧胧一片,过了好一会世界才慢慢变得清晰起来。他想要支撑着起身,却被脑中的轰鸣声弄得又无力地躺回了床上,伴随着的还有一声不大不小的痛声。安迷修听到雷狮的声音后迅速回了头,他正在医务室的药品柜前翻翻找找,旁边的小矮凳上已经垒了一小堆中暑的药。看到雷狮龇牙咧嘴地栽在床上,安迷修不由自主地皱了皱眉,牙齿和舌尖发出“啧”的声响,迅速走回了雷狮床边,蛮横地把还在挣扎着起来的雷狮重重按回床上。“疼啊!你干什么!”被安迷修弄疼了的雷狮有些不满地瞪着安迷修,却发现安迷修的脸色似乎比他还要更差一些。他印象中的安迷修一直都是微微笑着的,稍稍弯起的眉眼总让人觉得他特别温和,会让人莫名其妙有种想要欺负他的感觉——安迷修这样的神情雷狮发誓不仅没看到过连想都没有想到过。安迷修的脸都已经发黑了,眉头紧皱着,在眉心处拧成了一个小疙瘩,嘴唇被他自己咬出了一条浅浅的痕迹,牙齿似乎都还在气得发抖。雷狮是个聪明人,直到看别人的眼色行事。他心知肚明地不再言语,装乖等着安迷修数落自己。

“还乱动!自己不知道自己身子是个什么情况吗还这样折腾自己?不逞能你就浑身不舒服是吧?”安迷修就算是气得不行竟然也没蹦出一个脏字,雷狮不由得在心里给这位好学生默默鼓了个掌。安迷修沉着脸一口气说了一大串话,句句语重心长,甚至能把古今中外就差没有外星人的例子都举了一个遍。看着安迷修深呼吸一口还有要继续下去的势头是,已经汗颜的雷狮终于决定要自己动手把这一切不该有的孽缘全部结束了。他一把抓住安迷修垂在身侧的手抓了过来,眨巴着眼睛一个字一个字地开了口。“对不起...让你担心了...”说着还自责地吹下了脑袋,额前的碎发恰好遮住他的眼睛,愈发让人不由得对他产生怜悯与疼爱。安迷修的心渐渐软了下来,语气也轻了很多。“你知道就好,以后千万不要逞强,不然...!”猝不及防地,雷狮手腕一用力将安迷修猛地向下拉扯,安迷修重心不稳就准准地砸在了雷狮身上。安迷修的脑子“轰”的一声快要炸裂了,他的身子正随着雷狮的呼吸而上下起伏,而自己心爱的人此时就在自己的身下,甚至手还在慢慢朝着自己的腰上环去。

这是天堂,但也折磨坏了。

“安迷修,我还是有点累,想好好休息。”雷狮在安迷修看不见的地方狡黠地笑着,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在安迷修的后背轻轻抚摸,摸得安迷修头皮都发麻。他如被雷劈一般猛地弹起,满脸通红地冲到一边把之前翻出来的药一股脑塞在了雷狮的床上,语无伦次得手都不知道往哪搁。“你...你好好吃药,好好休息!我先回去军训了!”然后就一溜烟没了影,留下雷狮在床上笑得前仰后合。

雷狮是已经确定了彼此的心意了。他觉得自己是个猎手,正在等待着猎物什么时候能够自投罗网。但是比起捕获猎物,等待着猎物主动反击的那一天似乎是一件更让人以为盎然的事情。

“安迷修,我期待着你向我主动出击的那一天。”

TBC

广告位招租 Taboo预售

评论(2)
热度(95)

© 💦崔韩率的缡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