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学习博主

Brillant

是AnLight的稿子!!终于解禁了!!!
520混更~~~~~
我真的好丢人溜了
✽+†+✽――✽+†+✽――✽+†+✽――

在一片混沌的黑暗中,倏而响起的是血液流动的声音。就像春天到来,万物复苏,融化的冰雪汇成小溪,哼着铃叮的曲调欢快地从高山之巅顺势而下,涌入生机的水潭。两分钟,三分钟,也有可能是十分钟,无尽的黑暗中透出一瞬的绿光,忽闪忽灭,仿若是迷失的萤火虫扑棱着双翅寻找归宿。那绿光再次出现,像是博览架上的孔雀石,折射出温柔而又万分坚定的光芒。黑暗被光亮驱散,就像是正义终究会扼住邪恶的咽喉。

安迷修睁开了眼睛。

他暂时还活动不了。他记得他被魔女施下了沉睡百年的魔法,以而能够拯救百年后被黑暗与恐惧笼罩的世界。他听得到他的血液从凝固变为缓缓流动的声音,他感受得到自己微弱的心跳逐渐变得强劲有力,他也能看到自己的皮肤由毫无生气的苍白逐渐恢复了血色。又不知过了多久,安迷修从床上坐了起来。他运动了一下尚有些僵硬的手腕,踉跄地走下了床。还好,一百年后他也并未忘记该如何走路。衣柜中早已放好了为他准备的礼服——礼服还很新,不知道是临近他苏醒的这几日赶制出来的,还是从一百年前起,就每天都会有人细心地为他打理。安迷修细致地整理好了着装——这是骑士的礼服,是本该在百年前就已经淘汰了的,销声匿迹了的骑士的象征。而现在,在这最黑暗的时代,“骑士”又被重新征用,重新成为了正义的化身,去披荆斩棘,驱逐黑暗。安迷修抚摸着左胸上闪耀着金光的勋章,上面是人首马身的神灵,手里举着长剑,呼唤着和平与光明——它是骑士道的象征,是每一位渴望成为骑士的人梦寐以求的最高荣誉。此时此刻,他再度获得了这至高无上的荣誉,在他失去它的一百年后。安迷修对着镜子做好了最后的确认,抚去了他白色礼服上的最后一缕尘埃,昂首阔步走出了房间。外面的侍者已等候多时,恭敬地带领安迷修去到外面的广场。外头的人声鼎沸早就传进他的耳中,他知道人们在等待着什么,他也知道人们在期盼着什么,他深知自己使命深重。安迷修深吸一口气,顺着似乎没有尽头的旋转阶梯缓缓走下。

迎接他的是震耳欲聋的礼炮和迷乱缤纷的鲜花,人们高声呼喊着这位从一百年前远道而来的救世主的名字,将手中的花束抛向能将他们从水深火热中拯救出来的英雄。安迷修微笑着收下每一捧鲜花,并向每一个为他送上美好祝福的人点头致谢。他美好的礼节与英俊的面庞共同沐浴在阳光下,仿佛在他整个人身上笼上了一层金纱。安迷修恰如其时地踏着礼乐的最后一个音符走到了国王的面前,他单膝跪地,虔诚地将一只手覆在自己的心脏上方,紧挨着那枚无比荣耀的勋章。他嘴角的弧度慢慢消失,紧闭的双唇缓缓张开。安迷修抬起头来,盯着国王的眼睛,两颗翠绿的宝石坚定得发出亮光。“最后的骑士安迷修在此起誓,用我心中之正义,手中之利剑,斩去这世间的歧视与不公,斩尽这天地的苦痛与黑暗。我将不惜以燃尽自己的生命为代价,跋山涉水,去寻来那北国的正义之花,将光明与正义洒满大地,结束这罪孽的浩劫。”他将双手举过头顶,恭敬地接过国王为他递来的两把锋利的宝剑。他拿过一旁侍女奉上的雕花精美的银制酒杯,将里面深红色的美酒一饮而尽。安迷修谢绝了国王让他休息一天再出发的馈赠,即刻便牵过那一匹为他精心准备已久的枣红色的马儿,干脆利落地翻身跨上了马背,与国王和集会的百姓道别。马上的骑士面庞上洋溢着温柔的笑意,眉宇间却镌刻着坚毅的挺拔。

“真正的骑士是不会食言的,请各位相信在下,定会将光明带回这个王国。”勇敢的骑士高呼着,两腿一并夹紧马腹,绝尘而去。

安迷修奔驰在荒凉的旷野上,除了王都还有着一丝生机,四处都是灰茫茫的一片。成片的乌云低垂着,仿佛它下一秒就足以压城,将整个王国碾成废墟。狂风在耳边呼啸,携卷着枯枝败叶在旷野上打着旋。野兽哀鸣,恶鬼哭嚎,刺耳的声响与冰寒的空气像梦魇般如影随形,妄图从安迷修的内心中找到一丝动摇的漏洞,去侵入他,腐蚀他,击垮他。但安迷修是不会被黑暗吞噬的,他的胸前有着骑士的神灵庇佑着他,他的腰侧佩戴着承载了整个王国祝福的宝剑指引着他,他的心中是骑士道的标杆,是百年来未曾有过一分一毫动摇的正义与光明。他天生是一个骑士,从不知道几代几世前就镌刻在了他的血液里了得到的神灵的祝福。安迷修飞驰在荒原上,留下一束光,变成一矢箭,卷起一场风暴。邪恶被正义的化身威慑得连连后退,黑暗被光明的利刃剖开皮囊。

安迷修路过了太多贫穷的城邦。人们衣不蔽体,食不果腹,无神而空洞的双眼中透出的是对死亡的漠视与迷茫。烧、杀、抢、掠,卑鄙无耻的罪行在这里随处可见。罪恶的花朵争相吐艳,娇然欲滴的猩红淌着鲜血渗透每一寸土壤,地底下深埋着黑色的染料,肮脏一片的泡沫蔓延在天空之中。安迷修跳下马来,感受着这罪行累累的土地每一寸吞噬人心的力量,他的白靴上染上了泥泞,污秽想要把他束缚在原地,无法逃脱。安迷修抽出了两把宝剑,他斩断了地上妄图禁锢他的黑色牢笼,他将剑掷向空中,利刃在空中旋转,反射出了刺眼的光芒——那是安迷修内心深处光芒的反射,分生出无数的尖利刺向四方,扎穿黑暗的囊泡。安迷修在每一个城市逗留,逡巡,在任何可能的时候拔剑相助。他卖去了自己身上华贵的礼服,用得到的钱财去救济穷人,救济可怜的在底层挣扎着生活的百姓。安迷修见到过只因饥饿而杀害自己爱人以饮其血啖其肉的惨案,他也曾见过贫穷的父亲把自己不满十岁的女儿送去妓院任凭油光满面的老男人打开她稚嫩的双腿,他见过流离失所的姊妹拉住过往的每一个人乞求他们买下自己青春的肉体,他也见过被打得残废的少年拖着残缺不全的双腿仍然在集市中抢劫别人的财物。安迷修总是慷慨地尽己所能,将仅剩不多的财物全部赠予这些在苦痛泥泞中挣扎的人们。他不拒绝道路上向他乞讨的难民,无论他们声泪俱下诉说的故事是真是假。安迷修也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他变卖了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甚至是他威风凛凛枣红色的马儿。他穿着换来的单鞋,艰难地走在去往北国的路上。他已经身无分文,连自己的温饱都成了每日需要思考的问题,可他仍在行善,仍然在不断地燃尽自己,奉献这个世界。

安迷修终于来到了北国的边境。漫天飘洒的是无穷无尽的大雪,银装素裹却没有那冰清玉洁的美感。每一片雪花在天空中随着寒风翻滚几圈,轻飘飘地落在人的面庞上,脖颈处,所有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上,倏地化成一滩水珠,带着刺骨的寒气沁入人的骨髓。安迷修伫立在风雪中,他抬起头来,眺望着北国的旷野。他的肩上已经落满了雪花,晕湿一片肩膀。已经越来越近了,他能感受到不远处的正义之花与他内心恪守的正义,恪守的骑士道产生了共鸣,这强大的共鸣足以震跨万丈的高峰,足以跨越千米的鸿沟。安迷修的步伐愈发坚定起来,他的每一部踏在雪地上,都留下一个深刻的脚印。安迷修来过,安迷修一直在路上,在努力前行。

北国在正义之花的庇佑下显得圣洁而高雅,即便是黑暗的爪牙遍布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这里也能保持那唯独一份的宁静——不是宁静,是肃杀。城镇里静悄悄的,落雪的声音清晰可闻,寂静的街道没有行人,没有车马,没有生计。安迷修独自走在孤城中,他的步履矫健,步伐却渐渐慢了下来。他太累了,一路的奔波让他疲惫不堪,他几近想要靠在路边就这么睡下了,做个好梦,回到一百年前,做个云游骑士,在春暖花开中四处漂泊,只需要路见不平拔剑相助。没有那么多黑暗污秽,没有那么多使命沉重,只要向善而行,只要带领着大家向善而行。他是一个骑士,一个守护者。但他也只是一个大男孩,不喜欢刀光剑影,不喜欢血液飞溅,他喜欢坐在田野里闻麦子成熟的味道,他喜欢埋在晒了一天的被子里呼吸阳光的温暖,他也喜欢在深更半夜爬上屋顶,看着漫天繁星,幻想着哪一颗会是自己的。

他是一个骑士,有义务,有责任,带回世界的光明。

安迷修终于找到了正义之花。他翻越了北国最巍峨雄伟的高山,跨过了永冻的冰层,渡过了冰封的草原,终于来到了正义之花的面前。纯白色的花朵在微风中摇曳,柔软的草地轻轻地倒向一边,温柔地吻着安迷修的脚背。阳光在这片原野格外的灿烂,将所有的光辉都偏心地洒在正义的花儿上——此时此刻,也沐浴在安迷修的身上。那花儿摇曳着,舞动着,散发出迷人的芳香,吟唱着正义的歌谣。安迷修走上前去,小心翼翼地采下那朵圣洁的花儿,他把花瓣抛向天空,抛向风,抛向整个世间。花瓣像是有了生命,接受着风的馈赠,向远方飞去,将正义的光辉洒满世间,将它蕴含的力量传递给整片大地。太阳破开天空,阳光重新透过,黑暗的雾霭烟消云散,冥靡的恶灵灰飞烟灭。这是正义的力量,这是光明,这是重生与救赎。

安迷修望着花瓣飘散的方向,他单膝跪下,虔诚而恭敬地将手放在胸口。他低下了头,嘴角又浮现了那一丝笑意。他动了动干枯的嘴唇,向着正义,向着光明起誓。

“最后的骑士安迷修,为您而来。”

END

评论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