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学习博主

【双崔】더블 최

我终于对双崔下手了!!!

2019快乐!!

第一次rps有点小紧张

好几个月没写文了手超级生呜呜呜

并无明确左右,可按喜好自行理解

我爱啵啵和车车呜呜呜呜呜呜


✽+†+✽――✽+†+✽――✽+†+✽――


早春的风还带着一些凉意,不过好在从窗框中投射下的夕阳还能裹上一层温暖的外套。一片小小的,轻盈的柳絮顺着风脱离了树梢,带着那丝绒绒的白色飘进窗口,轻轻落在崔韩率的鼻尖上。

正在听歌的男孩觉得鼻子痒痒的,吸了吸鼻子,伸出手去触摸微凉的鼻尖,但是迟了一步——他打了一个喷嚏,闭起眼睛皱起了眉头,眼角泌出几滴眼泪,再夕阳的照射下闪着光。

崔胜澈在这时正好走进房间,看见自家孩子打完喷嚏眼泪汪汪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崔韩率皱着鼻子抬起头来,准备气冲冲地瞪着在门口傻笑的哥,但一对上那双溢满了宠溺的笑眼,崔韩率哪里还舍得多摆出一点点凶恶的表情?于是受了委屈的小孩可怜巴巴的噘着嘴:“哥你又笑我。”一边虚势将耳机塞得更紧些装作不想再听崔胜澈说话。崔胜澈知道这只小老虎只是在假装生气,慢腾腾从门口挪到他身边,轻手轻脚把他的耳机摘掉,细心地捋了捋他耳边碎发,嘴唇贴着耳廓,轻声细语。

“是哥的错——”

“韩率饿不饿?哥在下面做了吃的哦。”

崔胜澈的呼吸不轻不重喷在耳廓,嘴唇粗糙的厮磨感更是折磨得崔韩率快要疯掉。他觉得自己的耳尖正在疯狂地发烫,而年轻的孩子并不想让这种丢人的事被坏心眼的哥哥发现。于是他飞快地把崔胜澈的脸推开,假装不经意用衣袖擦了擦发红的耳尖,别过头去。“看在吃的的份上,姑且原谅你。”之后头也不回地奔下了楼,拖鞋撞击木质地板的声音响彻着整个回廊,恰到好处的掩盖住了崔韩率轰鸣的心跳。崔胜澈慢慢起身,再狡猾的孩子心思也还是太单纯了,泛红的脸颊会有谁看不见呢?不过崔胜澈并不会当面戳穿崔胜澈拙劣的演技,这份可爱的模样他只会在内心深处珍藏,翻来覆去细细品味。听到楼下传来一声含含糊糊的“哥再不吃就凉了”,崔胜澈“哎”地应了一声,笑着摇摇头走下了楼梯。

一顿胡吃海喝后崔胜澈提议出去走走。他早已看透了崔韩率打算听着歌在窗边发一个晚上呆的小心思,无论如何也将他拖出了门。上一次来MT还是和成员们一起,晚秋的寒冷并不能阻挡他们在这里度过了充斥着欢声笑语的两天一夜。露天游泳池,足球场,庭院烧烤,都留下了数不清的美好回忆。而这次来的心情又不一样。趁着难得的假期,崔胜澈态度坚决带着崔韩率再次来到了这里。他认为最特别的地方一定要带着于他而言最特别的人来单独相处,而这也一定会成为一段令人一生都不会忘掉的回忆。

崔胜澈这么想着伸出手牵住了崔韩率的手。他感受到小孩的手有那么一瞬间的僵硬,但很快就放松了下来。他很喜欢崔韩率手的触感,指节分明又不至于太过瘦削,有少年的细腻又有长期练习而留下的粗糙。而这时崔韩率突然将崔胜澈的手反握得更紧,两人的体温通过skinship相互交换,逐渐趋同,甚至于一呼一吸,每一次心跳都渐渐在相同的节奏中律动。崔胜澈惊叹于小孩的主动,他转过头去看崔韩率,正好看见崔韩率也在看着他。崔韩率的脸无论看到多少次都会让崔胜澈忍不住感叹怎么会有这样如同雕刻般的精致的脸,而此时小孩脸上认真的神色更是让崔胜澈的心脏都漏跳了半拍。

“怎么了?”崔胜澈伸出令一只手去摸崔韩率的头顶,却被崔韩率灵活地躲开了。崔韩率用另一只手抓住了那只行罪未遂的手,他稍微用了点力,崔胜澈感到手腕有些疼,轻轻摆动手臂想要挣脱,却被抓得更紧。崔胜澈看着崔韩率,崔韩率同样毫不留情地盯着崔胜澈。两人一句话也不说,就这么僵直在小道上,互相注视着。

最终还是崔韩率先开了口。小孩略微沙哑的声音让人想到了夏日的海盐,入口虽是苦涩,但细细品尝总有一种属于自己的甘甜。崔胜澈不得不承认,虽然崔韩率平常傻笑的样子就已经足够迷住他了,但偶尔严肃起来却更像是致命的毒药,使崔胜澈无法控制为之着迷。中毒过深的病人是会产生幻觉的,但幻亦是真,所以他能够抓住他所爱的人,能够拥抱他,占有他。

“我觉得哥还是只把我当成一个小孩。”崔韩率盯着崔胜澈的眼睛说。他的眉头紧紧蹙起,睫毛扑打在眼睑上,让崔胜澈有一种想要去触摸的冲动。但他知道他得听他的小孩把话说完,不然这孩子一旦上了心又被忽视就会认真地生气起来。于是崔胜澈没有发出声音,也没有做出任何多余的动作,只是用他再真诚不过的眼神示意崔韩率继续。崔韩率也不知道有没有接受到这样的讯息,总之是自顾自地继续了下去。

“哥总把我当成小孩,处处照顾我,顺着我,这让我很别扭。”

崔胜澈瞪了瞪眼,又好气又好笑。“哥宠你怎么了?”崔胜澈动了坏心思,情话一句跟着一句。

“因为你在哥的心里,你对于哥来说是最重要的。哥喜欢你,哥爱你,所以......”崔胜澈狡黠地笑着,手又不安分地搭在了崔韩率的头顶,却被崔韩率一手打开——与上次的躲闪不同,是急躁的,略显粗暴的一击,手臂与手臂碰撞发出的清脆的声响把崔胜澈击懵了。他怎么也没想通这小子怎么突然和吃了炮仗一样火大,也是在搞不懂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让他这么认真地在闹着别扭。

崔胜澈觉得自己有点生气。明明应该是两个人度过甜甜蜜蜜腻腻歪歪的假期,却被这样莫名其妙的火气绞得一团糟。他生硬地甩开崔韩率的手,队长的威严是深埋在心中的,随时随地都可以丢出来使用。崔胜澈难得地对崔韩率发了火。“我不知道你在闹什么脾气,如果不喜欢这样,我就再也不管你了。”说完转身就朝着房间的方向走去,头也不回,只给崔韩率留下一个气呼呼的背影。崔韩率直到这时也没说出一句辩解,只是定在那里看着自己哥远去的背影,一言不发。

崔胜澈回到MT里后越想越气,把拖鞋甩得乱七八糟后重重将自己砸在了沙发上。看见一旁崔韩率的耳机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把耳机拿起来准备往地上砸去又舍不得动手——要是真的砸了他和崔韩率也就真的玩完了。于是想撒气却又无从下手的感觉简直是糟透了。于是崔胜澈愤愤地把崔韩率的耳机塞进了沙发深处,不再去看那根本没有犯错的可怜的耳机一眼。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崔韩率还是没有回来。崔胜澈的气愤渐渐被担心的焦虑而占据。眼看着外面的天越来越黑,气温也在急剧的下降,崔胜澈终于还是放不下心来给崔韩率打了个电话。然而电话刚刚拿起就听到冰冷的机械女音发出“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这样残酷的回答,崔胜澈“嘁”了一声挂断对话,从沙发上跳下来踩着拖鞋就冲进了茫茫夜色中。他的头发很乱,但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崔韩率虽然经常会听不见哥哥们说的话,但手机从不离身的他很少会有接不到电话的时候,更别说是手机关机。就算是闹脾气也好,崔胜澈也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这次找回崔韩率后一定不会再对着他说一句重话,一定好好疼他。

不知不觉崔胜澈已经快要跑到了他们口角分开的地方。崔胜澈四处张望,眉头都快皱成了一团,春夜的风是很凉的,只穿了一双拖鞋的崔胜澈觉得脚下生风,这使他更加担心崔韩率——总是穿得比大家都少,在外面呆了这么久会不会冷,有没有着凉?

这时崔胜澈猛然看见街角的路灯下有一团黑影,而那团影子的轮廓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崔韩率抱着双膝就那么安安静静地坐在路灯下,他歪着一点脑袋看着天,神色充满了虔诚,而眼底映满了星光。崔胜澈也忍不住抬头望向天空,然而天空自始至终只是漆黑的一片,就像剧院黑色的帷幕,从来没有拉开过。崔胜澈这才恍然大悟,星星是小孩眼中的,独一无二闪耀的星光。

崔韩率还没有发现崔胜澈的到来。或许是有些冷了,他微微拢了拢身上的衣服,细微地打了个寒战。崔胜澈心底充满的愧疚与心疼,他快步走过去抱住崔韩率,用粗糙的嘴唇去吻崔韩率的额头,去吻他的眉间,去吻他的眼睛。他用自己的体温去温暖崔韩率,用自己的心跳去传达他的感情。他颤抖着开了口。

“对不起,哥不该丢下你。”

崔韩率安静地靠在崔胜澈的怀中,试探性地,伸出手回环住了崔胜澈的身体。小孩开口的时候声音涩涩的,飘到夜空里,融化成了一个气泡,然后被轻轻戳破。

“我只是不想当一个小孩。”

“我也想成为哥的依靠。”

“我想成为你的依靠,崔胜澈。”

小孩难得没用敬语。崔胜澈惊讶地抬起头来看着崔韩率,看见崔韩率眼底的坚定,有些哽咽,更多的只有感动。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用一个吻去封住崔韩率的唇。他害怕崔韩率还会说出什么更加动听的话来使他落泪,他不想让自己脆弱而感性的一面如此丢人地被自己的爱人看见,他只能这么做,两片唇瓣叠在一起,在对方最柔软的地方留下了自己的烙印。冰冷的触感逐渐变得火热,崔胜澈在这样过于亲密的举动中感受到了崔韩率对他的珍视,于是他要加倍的偿还回去。

“还有,哥。”当两人从缠绵中恋恋不舍地分开后,崔韩率又轻轻叫了崔胜澈的名字。

“怎么?”崔胜澈搂着崔韩率的腰不肯放手,一遍尝试着打开他的手机——原来是没电了。

“说情话不许开玩笑,一定要真心。”小孩又习惯性地撅起了嘴。刚刚的接吻让崔韩率的嘴唇上还留着湿润的水渍,崔胜澈很难控制住自己不再吻上去。

“韩率,我爱你。”崔胜澈笑着拍拍崔韩率头顶,用额头抵住他的额头,目光交错。

“我也爱你。”

END

评论(12)
热度(17)

© 💦崔韩率的缡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