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学习博主

【安雷】无文不成画06

💡前文翻tag
大学学pa
画手安×文手雷(感觉这个设定好没有存在感!)
不知道为啥被屏了嘞!!!
我在拖剧情~~是安安变弯史~~~
尝试了有点不同的风格
希望能评价!!

✽+†+✽――✽+†+✽――✽+†+✽――

随着正式报道已经进入了尾声,安迷修和雷狮抱着刚发下来的军训服,就那么静静地倚在窗边,看着校园内的学生数量陡然增加。此时还在盛夏的尾巴,天气仍是那样的燥热难耐。树上的知了不知疲倦地叫着,一声接着一声,仿佛对此乐此不疲。看着林荫道上的人来人往,他们才终于是在心底深深地感受到,新的生活已经开始了。

对于接下来将近半个月的军训生活,安迷修倒是没有太大的反应,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小学、初中、高中——S市的尖端教育对于学生的身体素质很是重视,“军训”二字自始至终都贯穿了安迷修的学生生涯。再加上安迷修从小就是个吃苦耐劳乐于助人的好孩子,无论是家务活、学校的体力活还是各式各样的社会实践,安迷修干起活来都还是相当的轻松——这也就理所当然地练出了安迷修一身紧实的肌肉——虽然平时看上去,安迷修并没有如何健壮的身材,但在雷狮第一次看到安迷修在宿舍里脱去上衣后,就不由得感叹安迷修的身材的确很好。

雷狮却是发自内心地抗拒“军训”二字。从小到大,雷狮跟着经商的父母在各大城市中辗转,甚至还在国外呆过几年。虽然搬家频繁,但他过得也一直是养尊处优的生活,哪里受过这样的苦?雷狮不敢想象在那毒辣烈日下的暴晒会将他的皮肤染成怎样的颜色。每每想到军训后的惨状,雷狮总会感到一股恶寒袭上全身。

于是,此时此刻,安迷修就很无奈地看着雷狮桌上的瓶瓶罐罐。虽然前几天安迷修和雷狮还在彻夜长谈中一起义愤填膺地抨击过那些每天都要在脸上涂涂抹抹的娘炮男,但雷狮显然是叛变了革命,一脸严肃地研究着那些根据自己二姐列出的清单而买下的属于他未知领域的什物。

“是谁上次还在满脸恨铁不成钢地批判擦脸男的?这么快就加入他们的阵营了?”安迷修调侃着雷狮翘着二郎腿坐在一旁,饶有兴味的看着雷狮对着那些瓶瓶罐罐一头雾水的模样。“那是保湿的,那是补水的,那是防晒的……”安迷修胸有成竹地对着桌上的那些东西指指点点——他曾经和几个爱打扮的女孩子做过同桌,每天看着她们桌子上的各种护肤品化妆品也懂了不少。如今能在雷狮面前卖弄一番,他甚至感到无比的自豪。

他抬起头来正迎着雷狮的视线,本以为会受到赞许的目光。谁知安迷修一抬眼,正好对上了雷狮错愕的目光。安迷修的笑容渐渐有些僵硬,他愣愣地伫在原地,心里想着。

“完蛋,形象崩了。”

雷狮不出所料地对着安迷修就是一通嘲讽。他半挑起的眉毛让安迷修有种想要扑上去和他打一架的感觉。但安迷修没有,他在猛然间自顾自地陷入了无比的宁静中。他盯着雷狮的眉眼,每一个挑衅的细微表情,他几乎忍不住要伸出手去抚过雷狮微微颤动的嘴唇了。安迷修想着,想要用自己指腹的薄茧,去与雷狮光滑的肌肤摩擦,抚上他的每一处或暴露在外的,或遮掩起来的皮肤,在上面留下自己的痕迹。如此欲望积压在心底,就快要爆发出来了。安迷修不得不摇了摇脑袋,咽了咽口水,用愚笨的物理方法将这险些酿成大错的火苗扑灭。

安迷修永远不会知道只是刚刚那一瞬间,脑内闪过无数画面时,自己脸上的表情究竟是什么样子。或许带着些不可描述的兴奋,或又是多种情感交杂在一起的复杂, 当安迷修反应过来时,雷狮早已停止了之前的一切表情,默默地转过身去继续摆弄他的小瓶子们。安迷修望着他的背影不知怎么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也只能是在心底无声地叹口气责骂自己又搞砸了。

两个人一个上午都只是安静地做着自己的事情。雷狮在彻底研究完该按照怎样的顺序使用那一堆护肤品后用手机开始赶起了稿子,安迷修也拿出板子开始画画。他是多么希望雷狮能够抬起头来看一眼自己的电脑屏幕,这样他就会知道自己就是“骑士道”了,他们的关系也就可以得到更加不可思议的突破。但是安迷修又害怕极了——在社交软件上已经有了“骑士道×海盗法则”的CP,尽管他们两个在网络上对此只是一笑泯之,私下交流也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甚至还经常以此来打趣对方,但一旦放到了现实生活中,与自己的“绯闻男友”共处一室多多少少也是一件令人尴尬的事情。安迷修当下最不希望的就是与雷狮的关系陷入一种尴尬的局面,毕竟他对雷狮是有着非分之想的,也对他们的未来是有一丝希望的——尽管他连雷狮的取向都不知道。

安迷修是个完完全全的top。但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无论从哪方面来看,就算雷狮可以接受男的,他怎么看也不会是个bottom。如果真的发展成两个top的境况,安迷修也甘心为了心爱的人委身做一个bottom。

“真是想得太远了。”安迷修自嘲地摇了摇头。他曾经也是喜欢女生的,和大部分正值青春年少的男生一样,他也曾对着如春天含苞欲放的花朵般的姑娘情窦初开。班上的女生甚至是外班的女生总喜欢扎着堆叽叽喳喳地讨论安迷修究竟喜欢什么样类型的女生——长得阳光帅气,成绩也名列前茅,再加上还是学校的风纪委员,这样的安迷修,自然而然成为了女生群的焦点。令人为难的是,由于安迷修对所有女生都是一样的文质彬彬,他所喜欢的类型就更加无从得知。

可惜的是,安迷修已经有了喜欢的女孩。那人并不是长发如瀑笑得温婉,也没有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傻得可爱。他所喜欢的,偏偏是一个开着轰隆作响的机车,挑染着几缕黄毛,全身纹满了各式各样狰狞纹身的不良少女。或许是青春期的脑子大多数都是摔坏了的,好学生安迷修在机车从他身前掠过卷来一股刺鼻的烟草味那一刻起,就无法自拔地为之着迷。懵懂的少年深知女孩的身份,又无法跨越内心那立着正义标杆的可怖鸿沟。她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觉得哪怕深陷在这样不合伦理的感情中,他仍可以保持自身的纯净与坚守内心的正义,甚至于可以改变他的爱人,将她从黑暗的泥泞中拉出,一起去拥抱阳光。无知的少年以最愚蠢的方式向心之所向表达了自己青涩的爱意,但他错得离谱。他太过年轻,也太过天真了,他纯净的初恋之果被无情地玩弄着,碾成了泥浆,再随意地遗弃在了地上,等着风来氧化它。

不良少女邀约安迷修去她的地下酒吧,去感受属于她的迷醉的世界。安迷修以为自己诚恳的情书打动了少女钢铁般坚固的心,欢欣鼓舞地将衬衫领结仔仔细细系好。酒吧里是能将人眼睛迷花的五彩灯光和震耳欲聋的rock音乐,和一群夜的狂欢者相比,一丝不苟穿着校服的安迷修显得格格不入。他一眼就看到了少女坐在流光溢彩的舞台中央,闪耀着最为璀璨的光芒。他的眼睛被那光彩吸引得再也移不开了。安迷修想要剥开眼前舞动的人潮,去追寻他的光。

或许是他清纯的模样太过可人,也有可能是他姣好的面容确实有着不小的吸引力,几个衣着暴露的男男女女不由分说地靠了上来,轻车熟路地挑拨着手足无措的处子。安迷修慌乱地反抗着,他向舞台上的少女投去求助的目光。他不会用粗暴的方式解决问题,他也无法用温和的手段来摆脱这令人感到不适的境地。少女的目光与他在空中相遇,他看到少女在笑,是得意的,看着美好事物被毁灭的愉悦笑容。安迷修觉得四周的喧嚣与流动的色彩齐齐褪去,黑白的世界整个颠倒过来,深埋在地下的黑色染料倾倒而出,将他淹没。他在黑色的混沌中伸出了自己的手,可是那里没有光明。

安迷修像一只丧家犬般无力地挣扎着。他的眼睛很酸,很想落泪,他一度觉得绝望透顶,可上天又恰恰在此时给了他希望。他的少女从舞台上走了下来,带着笑容走向安迷修。她不甚粗暴地推开了那几个助兴的男女,领着狼狈不堪的安迷修转身拐进了一旁的包厢。安迷修局促地坐在柔软的沙发上,上面还残留着上次狂欢未来得及拭去的痕迹。他开始后悔了,开始质疑着自己先前的每一个举动,他明白了他是个可笑的、区区因为荷尔蒙的紊乱而丧失了理智的小丑。他很艰难地咽了咽口水,起身站了起来。

“对不起,我想......我还是先走比较好。”说着他已经迈开了步子,却被门口的一个女人拦住了。“别急,让小弟弟先玩会嘛,好不容易让乖孩子来这一趟。”少女坐在茶几的中央,饶有兴味地看着安迷修被几个手脚灵活的女人压在了卡座上,紧接着门口的几个女人全进来了。她们用手挑逗着安迷修从未被他人触碰过的地方,讥笑着愈发加重了手上的速度与力道。女人们纯熟的技巧让处子又羞又躁,他红透了脸抑制住自己快要从口中溢出的喘息。他已经拼尽了全力,但他还是在如此情况下变得挺立。少女盯着安迷修胀大的部位发出“哇”的赞许,他终究是再也无法忍受了,他平生第一次对女性使用了暴力——安迷修使出了毕生的力气将压制住他的女人掀翻在地,仓皇地逃走了。

他觉得自己像一只被脏水淋透了的老鼠,只能躲进无边的黑暗——尽管他已经尽最大的努力保住了他的第一次,可他还是感受到了莫大的耻辱。

整整三个月,安迷修都没能突破内心的障碍与任何女性说上一句话,除了他的母亲。他甚至转学到了相隔几个区的另一所寄宿制学校,断绝与任何那样的社会女性的接触。三个月后,他尝试着和女生进行交流,尝试着如往常一样用最温和的方式对待每一位女性——他做到了。他内心的坚忍与顽强的毅力是惊人的,大家只是惊叹于看到了一个完美的安迷修,除此之外也再无别的特殊反应。

只有安迷修自己一个人心里清楚,他这一辈子,再也无法对女生提起任何的兴趣了。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安迷修在网上查阅了很多关于这方面的资料,也学习了很多知识。尽管是在这样一个0多1少的时代,安迷修还是默默为自己定位了top的身份。他也有尝试过交往几个对象,但到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直到遇见雷狮。这是安迷修第二次相信什么叫做一见钟情,并且这次他经过了深思熟虑。雷狮不是阳光,他像一道闪电在猝不及防中劈进了安迷修的生活,将他的世界照得透亮,也将他好不容易营造出来的假象击得粉碎。雷狮是一种毒药,愈是接近他,愈是致命。但安迷修宁愿窒息在他剧毒的陷阱里——他已经死过一次了,他更乐意长眠于雷狮身紫色的眼眸中。

“安迷修......安迷修?!”雷狮不耐烦地敲了敲安迷修的桌面,强制将他从回忆中唤醒。他的电脑桌面已经陷入了睡眠状态而变得漆黑一片,他抬头一看钟,已经到了饭点。“走了!我肚子都要饿烂了!”雷狮不满地嘟囔着嘴,拎着安迷修的后领把他提出了宿舍。两人间并肩走在校园的林荫道上,听着夏末的蝉鸣,一声一声。他们一路无言,只有热浪拍在他们脸颊,灼烧着他们青春的肉体。

不管昨天如何,今天如何,到了明天,又将是崭新的生活。

TBC

评论(2)
热度(104)

© 💦崔韩率的缡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