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学习博主

【Protester】破囚之徒

老大生日快乐呃啊啊啊
是狮刊里的文
现在解禁了也是狮狮的生贺就单独放出来了
很短小~
狮刊相当棒你们去看!

゚+o。◈。o+゚+o。◈。o+゚+o。◈。o+゚+o。

这是个没有星星的夜晚。深秋的冷风携卷着刺骨的寒意,打着旋带着落叶在天台上肆虐。雷狮坐在天台上,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只是怔怔地望着头顶的一片漆黑。

这是万劫不复的黑暗,足以吞噬无数炽热的衷心。

厚重而繁冗的披风被雷狮随意地扔在了一边,也不去在意上面是否会沾染上灰尘。风一阵接着一阵袭来,雷狮打了几个细微的哆嗦,小到几乎不令人察觉,但他也并没有打算在披上那此时正躺在地上的红得刺眼的披风——应该是再也不会披上了。他伸出手去够放在手边喝了一半的啤酒瓶,却摸了个空。身侧的空气呈现出了不自然的流动,雷狮眉头一紧,指缝间溢出些许电流直直向身侧的黑影劈去。

他是在发出攻击的同时猛地转过了头,当看清来人究竟是谁时,雷狮手中的电流终究是没有演化为足以照亮整个夜空的风暴!而是“滋滋”地又闪烁了几下便熄灭了。他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不自觉松动了一下肩膀,伸出手示意来人把自己的酒瓶还回来。

“大哥。”

“嗯,卡米尔。”雷狮半眯着眼睛,等着卡米尔在自己身侧坐下。卡米尔没有把手里的啤酒瓶给雷狮,雷狮也就没再强行把它给抢回来——他也差不多失了喝酒的兴趣——星稀月暗,唯寒风作伴,这实在不是什么喝酒的好时节。

这当然也不是坐在天台上吹冷风的好时节。雷狮不会无缘无故跑到这里来吹冷风,卡米尔同样也不会。当两个不该在这个时刻出现在这里的人同时出现,就是预兆了什么即将要发生。

 “一切都安排好了吗?”雷狮的眼底像是突然被点亮了什么一般闪烁着光芒,在此刻似乎只有凛冽的寒风才能让他更加清醒,也更加兴奋。雷狮不自觉的摩搓着双指——这是他在兴奋时小动作,卡米尔把围巾向上拢了拢,还是把酒瓶递给了雷狮。“一切妥当,大哥。”跟着酒瓶被一起递过去的还有另一样东西。“明天只需按原计划行动,不会出任何差错。”

“很好。”雷狮微微扬起嘴角,把这抹笑竟完完全全地掩藏在了夜色中,他拎起酒瓶将其反转过来,随意的将剩下的酒顷洒在天台上。随后他起了身,大步流星的离开了这片黑暗。“好戏马上就要上演了。”

卡米尔目送着雷狮离开。过去了大概是一分钟,他也准备起身离开回房间做最后的部署与确认工作。他盯着地面上那团火红的披风沉默了片刻,似乎内心还在犹豫着是否要将他拾起,终究还是没有转身离去了。

  天穹中暗云翻涌,一轮新月闪烁其中,发出耀眼的光芒。


当雷狮诞生的那一刻,就注定了他的不平凡。

与生俱来的雷王星三皇子身份决定了他终将会被卷入残酷而混乱的王位权势之争。而他拥有的恰恰又是无与伦比的雷电的力量,这是狰狞可怖的自然之力。他是强大的存在,眉宇间满是对世间弱者的不屑的鄙夷。每当电流从他的指尖流出,便会在顷刻间化为巨龙张开爪牙扼住咽喉,将天地照亮。

自雷狮到了年龄开始入宫听政以来,关于雷狮继承王位的流言蜚语就从未停止。毕竟人们都更加愿意有胆识有魄力的皇子来担任未来的国王——更何况比起雷狮,狡诈多端整日勾心斗角的两位兄长也着实欠缺了成为一名好国王的能力。随着雷狮的呼声越来越高,他的两个兄长甚至是形成了短暂的联盟,齐心协力处处针对与陷害雷狮,妄想着斩草除根。

但雷狮的兴趣,从来不在王位上。他所热爱并享受的,是无数的人颤抖着屈服在他强大而可怖的力量之下,屈服在他伟大的灵魂之下,而不是区区一个“国王”的身份,他更无法忍受被困在皇宫中,一举一动都受着监视的生活。

他是狮子,是猛兽,是强大的象征。

他绝不可能成为笼中困兽。


   黎明前的黑暗终将被第一束阳光所驱散。

今天是雷王星的大日子。整个王国张灯结彩,街道上洋溢着喜悦的气氛,节日般的狂潮笼罩在每一个人的心头。人们翘首以盼,等待着新皇的诞生。皇宫里早就已经做好了交接仪式的部署,老国王十分确信,无论是皇宫内的摆设还是整个交接仪式的流程,都一定是最肃穆而合乎礼数的——这样盛大庄严的交接仪式,只配得上最完美的继承人。

老国王坐在他即将要离开的皇座上,眯着眼睛等待着继承人的到来。

雷狮的两位兄长警惕地盯着大门口,又时不时扫一眼侍女手上拿着的精致的座钟,既是在期待着些什么,又有着深不见底的恐惧。

宣布结果的时刻马上就要到了,雷狮还没有来。

老国王微微皱起眉头,他看了看面无表情站在门口的卡米尔,低声和身边的侍女交流了几句,然后揉着眼睛摇了摇头。

仪式该开始了,雷狮还没有来。老国王心底最适合的继承人本应该是雷狮,但在这样关键的日子迟到,雷狮几乎说是自己放弃了成为国王的机会。老国王扼腕叹息,为了不让全国的臣民白白在这里耗费时间,他清了清嗓子,张开了嘴巴。

“砰”的一声,大厅的门被猛地踹开,接踵而至的是无数狰狞的电流发出猖狂的声响砸在地面的软垫上,灼烧出一个又一个冒着黑烟的坑洞。雷狮就在大家的惊呼中登场了。他没有佩戴着他高贵的皇冠,也并没有穿上那一层层冗繁而复杂的王室礼服,就连那象征着他身份的红色披风也不见了踪影。

取而代之,雷狮的头上扎着长长的头巾,黑色的紧身衣外套着的白色外套和紧身的黑色牛仔裤与皇宫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格格不入,甚至反差出了一种奇艺的诙谐感。人们目瞪口呆地看着雷狮以特殊的形象和特殊的方式闯进了大厅,甚至都忘了出手阻拦他的暴行。

“大哥。”站在门口的卡米尔拢了拢围巾,稍稍点了一下头。雷狮“嗯”了一声,几乎没有发出声音。他迈开步子走到了离老国王不远处的地方,挑衅地看着他老人家痛心疾首的模样。“你...你....”老国王已经是气得发抖,伸出手指颤颤巍巍指着雷狮,却再也说不出下文。雷狮勾了勾嘴角,很随意地行了个礼。

“恭喜父皇今天终于可以撇担子好好休息养老了,也恭喜雷王星终于可以迎来千古难遇的好君主了。”雷狮顿了顿,脸颊侧过一点角度,意味深长地瞥了角落里的两个哥哥一眼。他们两个那种意料之中而又欣喜若狂的神情让雷狮忍不住想要发笑。

“大家也看到了,我是个不守礼节,举止粗鲁傲慢的刁民。不仅是国王,是贵族,我连雷王星的标准好公民都不配做。”他大笑着,手中的电流滋滋作响,吓退了几个想要上来劝说他的臣子侍女。

“我不是来和大家争王位的,我也不是来看大家热闹的。”雷狮在大厅的正中央踱了几步,走到一旁一个瑟瑟发抖的侍女跟前从她端着的餐盘上取下一杯香槟,喝了一口后又重重把酒瓶砸回餐盘上——声音并没有多大,但在此时却听上去像是巨石的轰鸣。

“基本的礼貌我还是懂的,道别嘛,这种仪式感还是很有必要的。”雷狮已经走到了门口,他面对着大门,大厅外的风迎面吹来,将他身后垂着的头巾带子高高扬起,仿若空中高扬的旗帜一般。他对着卡米尔使了一个眼色,卡米尔迅速地把罩在外面的礼服外套脱下扔在了地上,跟着雷狮迈出了脚步。

“再见了各位!祝大家在新皇的统治下过得愉快!”雷狮挥挥手,快步向外走去。

“再见了我的好哥哥,祝你在国王的位置上坐得愉快!”

直到雷狮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人们的视野中,稍稍清醒一点的侍卫才猛然惊醒向老国王请示将雷狮追回来。老国王此刻已经是受到了不小的打击,瘫软在皇位上让侍卫去追,紧接着让侍女把自己扶回房间去了。

一场大典就这么惶惶而终,整个王国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

卡米尔在数天前就已经在皇宫内一处偏僻的花园里准备好了逃脱时要使用的交通工具——尽管雷狮一直不赞同称这个计划为“逃脱”,但卡米尔还是觉得这样称呼更能让自己有紧迫感与紧张感。

身后的追兵还没有到,雷狮和卡米尔跨上了停放好的小型快捷飞船,迅速启动了引擎。飞船的船身轻轻颤抖了几下,就迅速开了出去。“喂,后劲这么足的吗?”雷狮费了好大劲才抓住靠背稳住了重心,看着卡米尔从容不迫地驾驶着这个小小的飞船疾驰而去,雷狮不禁在心底轻笑一声,渐渐松了手靠在软垫上享受着速度与激情。

大概飞驰了十几分钟,卡米尔才渐渐放慢了速度。“大哥,你今后的打算是什么?”雷狮好像是没听到这句话一般,只是半撑着脸望着窗外,望着大街小巷的欢庆布置,望着人们或沮丧或不平的脸庞。卡米尔准备再问他一句,雷狮突然开口了。

“我不知道。”

卡米尔沉默了。或许临阵脱逃确实不是件什么好事,没有计划的逃跑更听起来是一件愚蠢至极的事情,但这恰恰更符合雷狮的性格。

他是从林中的狮子,率性,狂妄。

这就是雷狮应有的模样。

卡米尔把飞船暂时往边境开去。那里有一片繁茂的密林,层层叠叠的树木有利于隐蔽飞船,森林更是比其他地方容易找到食物。他充分相信雷狮,相信雷狮能够在短时间内作出未来的规划。

飞船在边境的森林停下。卡米尔继续检查着周围的情况和飞船的使用状况,而雷狮自顾自找了一棵粗壮的大树倚着树干坐了下来。

雷狮闭上了眼睛,似乎是在小憩,可他是皱着眉头的,更像是在思考。

雷狮大概确实没有好好想过未来的道路。他一直都很自信,随着自己脚下的路走,从来不会回头去看他所取得的成就,自然也不会记下他犯过的错误。骄傲的王者从来不需要去顾忌身后有什么,脚下有什么。他只知道,他有着一往直前,披荆斩棘的能力,他有着让世间臣服于他的力量。

不知不觉中,雷狮倚着树干睡着了。


雷狮做了一个梦。他梦见自己站在一个荒凉的星球上,四周是毫无生气的金属废墟,金属散发出的锈味让他只感到一身恶寒。他在星球上漫无目的地游荡着,他的每一步都结实地撞击在金属的地面上,留不下一个脚印。

地上到处都洒着血迹,仔细辨认还可以看出每一处血迹都以不同的姿态跌落在地面上,亦或是金属的墙体上,绽放出一朵朵娇艳动人的血色之花。越是向星球深处走去,空气里弥漫的血腥味越是浓重。雷狮皱了皱眉,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

不对劲!有哪里不对劲!

散布在地面上零散的血迹突然间回流,纷纷向雷狮脚下汇集。雷狮下意识地想要迈开步子奔走,却被那粘稠腥红的液体牢牢禁锢在原地,动弹不得。雷狮回了回神,倏地发现那血液流动的痕迹竟然是构成了一个笑脸,张着血盆大口欲将雷狮从头到脚整个吞噬干净。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四周一点一点围了些人,紧接着竟是把这方寸之地围得水泄不通——他们并不是真正的人,四肢活动僵硬,脸上带着血红色的面具,齐齐挂着诡秘的微笑——是傀儡,也有可能是死士,这都不重要。他们扭曲地迈着步子向雷狮逼近,手里各式各样的武器闪着死亡的光芒。

也就是在那一瞬间,雷狮猛然醒悟过来,甚至为自己刚刚那一瞬间萌生的“逃跑”的想法感到羞愧。逃?为什么要逃?雷狮狂笑着举起自己的手臂,黑紫色的电流从天而降,把这个寸草不生的荒芜星球从内至外照得透亮。

“都上来吧!一起上来吧!”雷狮狂妄地肆意叫喊着。一道接着一道的惊雷从天穹中劈下,在地上炸出绚烂的电花,留下一个个可怖的坑洞。

如果自己的脚下有绊脚石,前进的道路上有障碍,那就将他们一个不剩地彻彻底底地清除干净。这就是强者的准则,是弱者不得不接受的不可逆转的自然的法则。

天生的掠夺者与征服者,这就是强者。

这就是雷狮。

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烧焦的尸体,新鲜的血液将金属上陈旧的锈迹洗去,天地间笼罩着浓浓的黑雾,遮天蔽日。雾霭深处,一个白色的身影从容不迫地缓缓走出,身上不沾附一丝污浊。 


雷狮从梦中醒来,不知不觉发现后背已经被冷汗浸湿。卡米尔还在检查飞船的情况,看上去情况还不错,四周也没有追兵的身影,这似乎是一段较为轻松的休息时光。

雷狮这一觉睡得并不久,也完全谈不上安稳,但他觉得踏实极了,发自内心的感觉到了脚踏实地的厚重感。

“卡米尔。”雷狮懒散地叫了他一声,卡米尔甚至恍惚间觉得自己回到了那个封闭的皇宫,听到了闲暇时刻雷狮对他的呼唤。他回过头来,正好对上的是雷狮自信的笑容和眼底的光芒。
“我知道我们该去哪儿了。”雷狮顿了顿,嘴角勾起一个微妙的弧度。“我们的未来。”雷狮从树下站起,径直朝着卡米尔和飞船的方向走去。阳光透过树叶间的间隙,斑斑点点洒在雷狮的脸上。

“我们去当掠夺者,去当征服者,去让整个宇宙臣服于我们强大的力量之下。”

“去参加凹凸大赛吧,去证明我们的力量。”

卡米尔低头想了想,突然开了口。“宇宙海盗?”他去抬起头,用充满希冀的目光望向自己的大哥。

雷狮愣了愣,随即笑了。

“海盗....雷狮海盗团,世间最为强大的团体。我们的目标是掠夺宇宙间的一切好处,践踏所有卑微可怜的弱者。我们就是宇宙丛林法则的制定者。”

飞船在这一瞬间启动了。引擎发出巨大的轰鸣声叫嚣着冲向天际,冲破雷王星的大气,朝着更远更深邃的宇宙空间驶去,去往更广袤的未来。


他是狮子,是猛兽,是强大的象征。

他撕碎了一切禁锢着他的牢笼。

END

评论(4)
热度(63)

© 💦崔韩率的缡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