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学习博主

【安雷】无文不成画04

💡前文翻tag
画手安×文手雷

大学学pa
甜甜日常~

我又拖剧情了!!!
下话是美妙约会!
有没有人猜出来约会的地方原型是哪里呢~~
我明天开学啦!周更哭哭

・‥…━━━☞・‥…━━━☞

今天是正式开学前的最后一天,雷狮和安迷修都反常地起了个大早。其实他们都应该好好享受一下这个假期的最后一个睡到自然醒的机会,但他们不约而同地放弃了。

安迷修手头的稿子在昨天已经解决了。安迷修的效率实在很高,他今天的确可以理直气壮地好好休息。雷狮的企划虽然还没赶完,但离截稿日还有些日头,他也算不上慌张,翘着二郎腿在床头刷着手机,一面问着安迷修今天去哪里玩。

安迷修是本地人,雷狮充分相信他是个很好的导游。

安迷修此时正在卫生间洗漱。他匆忙拿起杯子含进一口水将口中的泡沫吐掉,从一旁的架子上拿下毛巾将嘴边残留的白色泡沫抹去,甩了甩还在滴水的手将手机掏出来翻了翻自己的相册,企图从自己的游迹中寻找出一个好地方来。

“有了!”安迷修举着手机兴冲冲从卫生间里跑出来。“西南边有一个古代园林,很好看的!园林外是一条小吃街,里面也有很多有趣的小玩意。”雷狮摸着下巴点了点头。“听起来还不错。”
安迷修兴冲冲地顺手拿过自己的双肩包把钥匙手机钱包就往里面塞,拉着雷狮就准备出门。

“等一下啊安迷修。”雷狮被从床头上硬生生拽下来,他有些恼火地盯着此时回过头来一脸疑惑的安迷修,叹口气扶住了脑门,盯着安迷修嘴角那点醒目的牙膏沫沫。“我说你,洗脸了吗?”

安迷修愣住了,他刚刚的确好像只刷了牙,还没来得及洗脸就性质高涨地筹划起出门玩的事情了。回忆完毕,安迷修尴尬地笑着缩回了拽着雷狮的手,这才发现雷狮还穿着睡衣和拖鞋,顶着乱糟糟的头发,很显然还没有洗漱过。

“安迷修你怎么了,一个早上都魂不守舍的?”雷狮打个哈欠坐回了凳子上翘起二郎腿刷手机。他昨天发的文引起了极大反响,他一边和群里的老师们聊着昨天那篇文的剧情,一边头也没抬就质问着安迷修。

安迷修今早的确十分不正常。雷狮在睡梦中就朦朦胧胧听到了房间里传来的傻笑声,好不容易用枕头捂住耳朵睡了个回笼觉醒来,又发现安迷修捧着手机脸上挂着荡漾的微笑。脸也没洗就想拽着雷狮出门,怎么想想都不对劲。没等雷狮继续追问,安迷修赶紧一个闪身走进了卫生间,慌乱地把门关上了。

“什么毛病....”雷狮嘟囔一声,翻了个白眼。

安迷修靠在卫生间门上喘着粗气,几秒后他站起身来,打开水龙头。哗啦啦的水声稍稍唤回了他的理智,他把手放在龙头下淋了一会水,捧起一抔冷水就往脸上泼去。冷水扑洒在脸上的凉意惊得安迷修不由得摆了摆头,认认真真洗了脸,安迷修抬起头看镜子里的自己,脸上的红晕稍稍散去,但耳尖的痕迹却是抹不去的。安迷修还想在卫生间再待一会,可门外传来了雷狮的催促声。“安迷修你好了没有啊,磨磨唧唧的。我还要洗漱呢!”

安迷修答应着甩了甩刘海上沾着的水滴,打开门走了出来,示意雷狮进去。

安迷修趴在桌子上,伸出一直手去够桌边的小马模型。他摸了摸小马的脑袋,嘴角微微勾起,眼睛里溢满了温柔。

雷狮昨天发了一篇文。文中的背景设定很像他们那天在博物馆的经过,甚至连有些细节都和那天发生的一模一样。安迷修在看到这篇文的时候是在晚上,当时雷狮刚刚发完文去洗澡,设置了特别关心的安迷修在第一时间看到了这篇更新。他兴冲冲地看完后在床上抱着手机打了好久的滚,差点把放在床头的电脑打翻。

亢奋了好久,安迷修小心翼翼地拿出手机又把这篇文从头到尾仔仔细细看了一遍。安迷修移动屏幕的手一直在微微颤抖,至少,安迷修觉得自己在雷狮的心里已经有了那么一点点地位。安迷修还趴在床上美滋滋地不停重刷这篇文,浴室的门突然开了。安迷修被吓得在床上狠狠抖了一下,满脸慌乱把手机藏在了枕头底下望向浴室门。

雷狮把门开了一条缝只露出了个脑袋。雷狮的头发上还全是水,耷拉着的头发垂在雷狮耳边,水珠就顺着发丝一滴一滴落在地面上,发出“啪”的清脆的声响。安迷修不知道是浴室钻出来的雾气的原因,还是自己的眼睛出了什么问题,只觉得雷狮身面朦朦胧胧的,想要看得更加清楚却又看不真切,愈发诱人。安迷修咽了咽口水,脸刷的红了。

雷狮没想那么多。他看到安迷修红着的脸又联想到他之前滑稽的藏手机的动作,啧啧嘴发出感叹。“哟哟哟,大家都是成年人,用不着偷偷看片被抓还吓成这样吧.....”猛地一副很凶的样子。“麻溜的,我忘记拿换洗衣服了,在我床上,帮我拿过来!”安迷修愣了几秒,尴尬地笑着摇摇头,一副“就是看片被抓了”的表情爬下床乖乖拿过雷狮的衣服给他送了过去。

“谢了。”雷狮伸手去接衣服,谁知道安迷修突然松手,雷狮赶紧去够,这才勉强抓住,没让干净衣服掉在地上。雷狮翻了个白眼对着安迷修,安迷修“嘿嘿”笑着,“手滑...手滑...”雷狮没好气竖了根中指,砰的关上了门。

其实就是那么一秒。就在交接衣服的那一秒,安迷修不小心摸到了雷狮一堆衣服中露出的内裤。安迷修当时就想灼伤了手似的把衣服丢了出去,这才导致的刚才差点发生的惨案。安迷修心神不定地回到床上哆哆嗦嗦从枕头底下拿出手机,叹口气只希望雷狮当他是看黄片太激动了这才没拿稳衣服的。

令安迷修高兴得神经错乱的事还没完。

安迷修平复了一下心情后,深吸一口气打开文字编辑软件开始在手机上敲敲打打。他前两天才看到一条博,说着让自己喜欢的老师好感爆棚的有效办法就是给老师写长评。虽然安迷修作为“骑士道”与雷狮的“海盗法则”关系算不错,但也只是一般的一起聊天的普通朋友关系,安迷修贪心地想要更进一步。他打字的手指还总是控制不住打偏,连安迷修自己都觉得自己这么紧张很丢人。

这次雷狮从浴室出来没能再吓到安迷修了。安迷修甚至头都没抬,认认真真扎在文评里面出不来。雷狮倒是微微吃了一惊。他没有想到这个表面上一本正经一看就是三好学生的小伙子竟然在看完片后还能灵感涌现文思泉涌大展身手写出片评。雷狮瞪大了眼睛砸吧砸吧嘴,以一种“甘拜下风”的心情摇了摇头,继续坐回桌前赶稿。

安迷修写完文评的时候看了眼手机上的显示时间,已经凌晨十二点半了。他小心翼翼@了“海盗法则”,就风一般地关掉软件甚至后台程序也退出了。他长呼一口气,打着哈欠从床上爬下来去卫生间洗漱。洗漱完出来,安迷修看见雷狮还在电脑前工作,敲了敲床板吸引雷狮注意。

“很晚了,早点休息。”安迷修是个作息十分规律的人,他不喜欢熬夜,熬夜会让他第二天的心情变差。安迷修很担心雷狮的身体,他觉得雷狮熬夜还盯着电脑屏幕,这样很有害身体健康。

“知道了,你关灯吧,我一会就睡。”雷狮稍稍抬了一下头就继续双手打字,他边说话边伸出一只手探到一旁的小桌灯打开了开关,努努嘴示意安迷修关灯。安迷修叹口气把灯关上,雷狮的桌子上一团暖洋洋的橘黄色光芒像一团橘色云彩一样洒下软绵绵的光辉,照亮了房间一隅。

“晚安,早点睡。”安迷修把手机充上电后爬上床盖好了被子,他突然又爬了起来耐心地把空调温度调到了26度,这才慢慢腾腾又睡下了。

“晚安。”雷狮也不由得打了个哈欠,这个桌灯的颜色太过温馨,让人困意绵绵。他强撑着精神想着把最后一千个字打完也可以睡了,拿过右上角的马克杯啜了一口水。水竟然是温的,一尝就知道一定是安迷修这个和老年人一样的假大学生加的热水。

“这家伙,意外的会照顾人....”雷狮紧紧握住背壁感受着微微透出的温度,突然被自己正在做的事情所惊讶到,又把杯子放了回去。

不知道雷狮是几点睡的,反正是凌晨两点以后的事情了。

安迷修睡得早,醒得也早。刚刚六点半,安迷修就眨了眨眼从睡梦中醒来。他的生物钟一向在这个时候,不需要任何人来喊,也不需要任何的闹钟,六点半,安迷修就会准时醒来。安迷修睁开眼的第一件事就是从床边把手机拿过来,忐忑地准备点开社交软件——他昨天给雷狮写了文评,不知道雷狮看见了没有。

安迷修半眯着眼睛把手机举得远远的,他小心翼翼点开软件打开“消息”一栏,马上闭上了眼睛。他慢腾腾把手机又放到自己脸前,一点一点睁开眼,看了一眼,又闭上了。

“我真是病了。”安迷修心想。他终于还是老老实实睁大了眼睛打开了消息,接着简直快哭了砸在床上。

雷狮给他点赞了。

雷狮给他推荐了。

雷狮转发了。

雷狮评论了。

安迷修幸福得快死了。

安迷修在床上捧着手机一直“嘿嘿嘿”傻笑着。足足傻笑了几分钟,他翻起来正式看雷狮的评论。雷狮的评论一改他以前那种冷淡的语调,意外地用了一些很亲近的词,看上去就像两位老师关系很好的样子。雷狮甚至诚恳地说明了自己也很喜欢“骑士道”的作品,希望两人关系能够有更大的进步,在以后能有很多合作的机会。安迷修简直要留下眼泪。

还不哭?雷狮要和自己关系进步!!

要命!

安迷修一个早上都保持着这样亢奋的状态,满脑子都是雷狮雷狮雷狮雷狮雷狮雷狮雷狮雷狮,关系关系关系关系关系关系关系关系,感情感情感情感情感情感情感情感情感情。

能不疯吗?

“安迷修.....安迷修!走不走了!”雷狮扯住安迷修衣服后领把安迷修拎起来,“说好带我出去玩的呢?”

安迷修如梦初醒,放开了抹着小马脑袋的手,抓起一旁的包就搂上了雷狮的肩。他笑得很开心,甚至有些傻。

“走!带你玩去!”

TBC

评论(17)
热度(157)

© 💦崔韩率的缡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