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学习博主

【安雷】Vault of Heaven

星际pa
雷狮死亡预警💡
中间几个是回忆
好乱~~~

・‥…━━━☞・‥…━━━☞

00
一双双眼抬了起来,仰望着那遥远而无尽的苍穹。漆黑而深邃的苍穹后隐藏的是巨大的宇宙。浩渺无际的宇宙中,是璀璨辉煌的满天星辰,是点亮一片死寂的无与伦比的光明。

它深邃,它没有尽头,它好似一张漆黑的大口,贪婪地吞噬着一切。

而它又充满着希望。

宇宙的背后,存在的是已经毁灭的宇宙。

无人知晓,宇宙的毁灭究竟是怎样的一幅光景。



01
眼前出现了一丝光亮。努力睁开了半只眼,又沉重地合上,继而又一次挣扎着睁开。安迷修终于看清了雪白的顶壁。他感受到体内的血液似是闭塞了般的缓慢流淌着,血液还正如初春冰雪融水般一点点回暖。安迷修试着动了动右手小指,然而并没有任何反应。他又闭上了眼睛。

十分钟过去了,又或者是二十分钟,不管怎样,这对于安迷修来说都是一种煎熬。安迷修终于听到了体内血液流动的声音——在这极为静谧的冷冻舱中。他全身的血液在慢慢恢复它原应有的滚烫,他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脏在空荡的胸腔中强劲有力地跳动。他再次动了动右手小指——不只是小指,他举起了整只右臂,转动了那灵巧的机关,打开了冷冻舱的顶盖。

安迷修缓缓直起了身子。冷冻了整整500年的身体在此时显得并没有那么灵活。他僵硬地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脖子望向四周,人们纷纷从冷冻舱中走出,他们的脸上浮现出的接近于疯狂的喜悦。他们流着泪水拥抱、亲吻着彼此,他们迎接着500年后的世界,迎接着自己崭新的生命。

这是安迷修所欣慰的。

相信也是那位所欣慰的。

安迷修从冷冻舱中走了出来,似是寻找着什么一般张望着。他流转的目光停下了。是一位垂眸的少女,哀伤地盯着面前一处静默的冷冻舱。安迷修轻轻走过去,走过少女身边时停下了脚步,他缓缓转过身,站在了少女的身旁。

“他没有醒来......”少女没有抬头,只是依旧哀伤地盯着毫无生气的冷冻舱。她抿了抿嘴唇,干枯的唇瓣立刻渗出丝丝血迹。少女吸了吸鼻子,似乎在努力使自己的泪水不要掉下来。

“嗯,他没有醒来。”安迷修同样哀伤地盯着冷冻舱,手探向少女的头顶,可终究是停住了,最后还是收了回来,轻轻抚摸着冷冻舱的顶盖,极温柔地拭去上面所附着的灰尘。他的眸底充满了怜爱,也隐藏着深不见底的忧伤。尘埃随着瘦削的指节一点点消散,闪烁着金属光泽的“LEISHI”字样渐渐露出,在冷冻厅耀眼的白光的照耀下,这一行小小的字母所折射出的光芒却是那样的灼眼,也刺痛了安迷修内心的某一处地方。他一时间甚至在这惨淡的白光中模糊了视线,眼前只是朦胧与迷茫。

可他又马上攥紧了拳头。

“我一定会找到方法的,一定会......”深邃的眼眸中闪射的是坚定的光芒。



02
离宇宙的毁灭已经过去了整整500年。

“......我们要振作起精神来!”安迷修站在大厅中央说着。大厅里已经站满了刚刚从休眠期中苏醒的人们。他们已经从重获新生的狂喜中冷静下来,只是宁静地站着,聆听着安迷修的言语。

“我们是500年前大浩劫的幸存者。我们又能在500年后的今天成功而完整地醒来,站在这里。我们是人类最后的希望,我们所背负的是重振我们文明的重要使命!”

“我们不能放弃,哪怕我们的未来是一片迷茫。只要有一丝希望,那就是人类文明的希望。”安迷修突然停住了,整个大厅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估摸着过去了十秒,安迷修又缓缓开了口。“我们......”

“不能辜负牺牲了的勇者们的期望。”

“不能辜负了创造出这个宇宙空间,拯救了全人类的人的期望......”

安迷修哽咽了,以至于接下来的时间他都没有再说一句话。他默默地离开了,留下整个大厅的人们无语凝噎。安迷修孤寂的身影烙印在人们心头。没有人发出一丝声音,但是前进的希望都默默在人们的心中点燃。



03
入夜已久,除了街头巡逻的卫兵手上提着的微茫的夜灯,城市中没有一丝光亮——在人工的宇宙中,资源与能源尤其珍贵。

安迷修盯着漆黑的天花板,他保持着这个姿势很久了,他安慰着自己是因为睡了500年的缘故,现在反而睡不着了,但没人比他更清楚他的内心是那样的躁动不安。

辗转反侧,这个夜晚注定是无法入睡了。安迷修从床上坐起,转过头望向窗外,望向天际。群星依旧闪耀,如镶嵌在漆黑幕布中的宝石般,点缀着毫无生气的苍穹——再美也是人造的。群星早已在500年前覆灭,这些只是用来情怀的替代品罢了。安迷修厌恶地皱了皱眉,可又想到这一切都是自己与那人的杰作,安迷修还是无奈地叹了口气,随手扯过摊在床头柜上的外套,胡乱地一披,走出了房门。

只是刚刚出门而已,安迷修就觉得自己仿佛是陷身于冰冷的气体海洋中。寒冷席卷而来,将安迷修紧紧包裹其中,没有一丝苟延残喘的机会。幸亏没有风,若是有风的话,安迷修甚至觉得自己的脸上能被如刀般凛冽的寒风割出几道大口子来。

安迷修裹紧了身上的外套,他有些后悔临走前没有扯一件更厚一点的,但他从不喜欢走回头路。他将双手捧到嘴前,深深哈了一口气,又搓了搓双手,觉得自己暖和些了,又匆匆忙向前走去。他也不知道自己要走到哪里去,只是顺着天上人工的星光,在它们的照耀下,踩着前进的道路。

安迷修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走到这来,而事实是,这是他内心深处最迫切想要来到的地方。这栋白色的巨大建筑在黑夜的笼罩下是那样的庄重,宏伟,可也披上了一层阴森的薄纱。冷冻厅,这里是所有人陷入沉睡的地方,也是所有人重获生命的地方。他就如同茫茫宇宙中的一处小小驿站,人在只在此做短暂的休息与停留。停留的时间很短,短到只有500年,停留的时间又很长,有的甚至是永远。

安迷修抬起脚,轻轻越过了大厅的门槛。万籁俱寂的夜里,安迷修的脚步声格外地清晰,回荡在空旷的大厅中,令他感到震耳欲聋——然而更加刺耳的是,他胸腔中的那颗心脏开始猛烈地跳动,发出雷鸣般的轰鸣,刺痛着全身的神经。

安迷修的目标很明确了。他径直走过一个个冷冻舱,哪怕每一个冷冻舱都几乎是一模一样的杂乱无序地散落在各个角落,他仍然准确无误地找到了那个在他心中所想。哪怕四周是漆黑一片,安迷修也总是觉得,“LEISHI”这几个字母在这夜幕中熠熠生辉——更是在他的心中熠熠生辉。

安迷修盯着冷冻舱呆呆地愣了很久,他擦亮了照明用的晶状管,这一小片区域马上变得明亮。安迷修似是在下什么决心般,他的手触碰到了开启冷冻舱的外部开关,他闭上了眼,胸膛剧烈地起伏着——安迷修在紧张,他不知该用什么样的表情来面对冷冻舱里沉眠着的那个人。

猛烈地呼吸几番,安迷修又睁开了眼。他定了定神,轻轻按下了那一个小小的按钮,他大口喘着气,几乎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

顶盖缓缓地推进起来,一点一点露出舱内的光景。是飞行员的战斗服,稍有些不同的是,战斗服上星星点点沾了些血污——很明显,有拼命擦过的痕迹,但是可惜的是并没有擦掉。戴着白色手套的双手虔诚地交叉在胸前,在照明管的照耀下,右手无名指上很明显金属质感的光泽闪烁了一下,那是枚银制戒指。戒指还很新,一定不是饱经战场风霜还能保持的,看来是进入冷冻舱前才戴上的。

安迷修轻轻摩挲着那枚银色戒指,与此同时顶盖已经滑到了最底端,已经能很清楚地看见沉眠在此的人的面目了。

他看上去只是睡着了。似乎只要不知从哪吹来的一丝风,吹动他的头发,吹动他安静摆在两旁的头巾,他垂下的眼睫,仿佛是下一秒就会如蝴蝶扑翅般煽动,继而露出他那如同宇宙中最深邃而透彻的眼眸。似乎下一秒,他就可以笑着从冷冻舱里坐起来,用调笑的语气和安迷修说一声。

“好久不见。”

但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安迷修心知肚明。

雷狮死了,500年前就死了,在那场宇宙的浩劫中。

安迷修忍不住伸出手在雷狮的面庞上轻轻滑动,他抚摸着500年未曾见到的面容,他简直想用自己的双手把这张脸永远留下。安迷修执起雷狮的手,放到唇边,虔诚而恭敬地吻了吻。

“我会找到方法的....”

“一定会。”



04
雷狮抬起了头,天上不时有几架战机飞过。大人们总说,现在是非常年代,一定要提高警惕,完备设防才行,否则,人类将迎来整个种族的覆灭。不只是人类,是整个地球,所有的物种。

雷狮对这些话嗤之以鼻。他踢着路边的石子,甩了甩肩上的书包,十分不屑地对着一旁低着头默默走路的安迷修絮絮叨叨着。

“要我说,什么非常时期,什么设防,都是一群弱鸡罢了。”稚嫩的脸庞上露出凛冽的杀气,雷狮那双如宇宙般深邃的紫瞳中闪射出了这个年龄不应该有的戾气。

“要我说,直接开着战机,去把那些所谓的敌人,一个一个干掉就好了。”

“弱鸡是不需要怜悯的。有这个实力,就应该除去所有潜在的危险。”

身旁的男孩一直沉默着,此时也抬起了头,若有所思。他突然停住了脚步,微微张了嘴。

“雷狮,我觉得.......如果能不发生战争,是最好的。”

“政府这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一味用武力是无法解决问题的。我们应该更加注重理性思考和谈判,而不是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用我们自认为很强大的力量去征服。”

“安迷修你听好了。”雷狮显然是被安迷修的发言惹恼了。他回过头盯着安迷修,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强者的世界就是掠夺,征服。”

“把你那假惺惺的骑士道都收起来,残酷的战争不需要同情与悲悯。”

安迷修看着雷狮缓缓远去,他仍停留在原地,只是默默摇了摇头。安迷修抬头看着天空,他深深着迷与那湛蓝通透的碧色。而更使他着迷的,是那纯澈的蓝色背后的深邃,是那片没有尽头的漆黑宇宙,是未知而神秘的另一个世界。

“今后一定要亲手去探索它。”安迷修攥紧了右拳,坚定的信念已经在他的内心深处生根发芽。



05
安迷修与雷狮早已成年,他们在结束高中生活后成功考入全球最高星际军事学府,接受这能使他们成为屈指可数的优秀星际战士的严苛训练。毫无疑问,他们都成为了战士中的佼佼者,被赋予了拯救整个星球乃至于整个宇宙的重任。

安迷修和雷狮站在了军事基地中,面前那扇向他们关闭了数年之久的神秘大门终于沉重地为他们敞开。随着他们的视线越来越清楚,一艘艘闪耀着灼目光芒的战斗飞船,深深地震撼了他们的内心。

按照指令,雷狮和安迷修分别登上了今后属于他们自己的飞船。他们兴奋地四处触摸着舱内的一切,像第一次得到心爱玩具的儿童般眼神中闪耀着喜悦的光芒。当他们的手颤抖着触碰到了飞船的操作界面上时,他们的内心突如其来地悸动了,这是和模拟操作截然不同的感觉。

“喂,雷狮,听得到吗?”

安迷修尝试着联系雷狮的飞船,透过语音系统传播的声音生涩而谨慎——他对于这深重的使命有一丝小小的担忧。“我们背负的,可是整个星球啊......”

“我发誓,我一定会保护好我们的人民....!”

雷狮笑了,那样爽朗的笑声是安迷修在十多年前曾听到过的。

“安迷修,你不是童话故事中的骑士,童话是不存在的。”

“这个世界没有英雄,只有盗贼。”

“我们所背负的不是拯救。”

“而是毁灭。”

引擎启动,飞船所喷射出的赤舌火焰如一条汹涌的火蛇般冲进了漆黑的宇宙,照亮了厚重的黑暗。一艘艘飞船驶离港口,义无反顾地飞向了未知的太空深处。整齐的舰队形成了无与伦比的壮阔图案,那既像救世主慈爱的关怀,又如恶魔诡异的微笑。

06
雷狮很少把自己最狼狈的模样展现给别人看,那怕是安迷修。

安迷修永远忘不了那一幕。雷狮穿着敌对军服慌乱地捂住安迷修的嘴把他拖到一边,用颤抖的手将一柄长剑放在了安迷修的手中。安迷修疑惑地打开了剑鞘,里面没有剑,而是几张大大的图纸。

“战败毁灭宇宙计划”

“宇宙重建设计图”

安迷修抬起头望进雷狮的眼睛,张了张嘴,被雷狮伸出一只手指打断了。“他们想要的自杀性毁灭,毁灭整个宇宙。”

雷狮伸出另一只手,无名指上有一个紫黑色的烙印——高温炙烤使皮肉骨紧紧粘合在一起,直至溃烂也无法剥离。

“这是我偷出这些东西的代价。”

雷狮怔怔地望着安迷修,眼底流露出悲哀。“不管你信或是不信我,人类不能灭亡。”

“请和我一起,重建宇宙。”

安迷修一把扯过雷狮那只受伤的手。他将烙印处放在自己嘴边,轻轻在上面落上一吻。雷狮下意识把手想要缩回去,却被安迷修按着后颈送到了他面前。两人的额头就这么碰在一起,距离近到呼吸都能轻而易举喷在对方脸上。

“我相信你,自始至终,我永远相信你。”雷狮的睫毛在安迷修脸上扫过,安迷修闭上眼,吻住雷狮嘴角。两人只是靠在一起,再没了多余的动作。

“我永远会是世界上最相信你的人。”



07
安迷修被卷进新宇宙前的倒数第二个画面,是雷狮的胸膛被一枚金色的子弹击穿,鲜红的血液在他面前绽放出了一朵惊世骇俗的娇艳花朵。

最后一个画面,是惊天的火光,伴随着爆炸声与滚滚而来的热浪。

宇宙爆炸了。

雷狮被这股热浪掀翻狠狠砸在了安迷修的身上。安迷修使出了浑身的力气搂紧雷狮的身体,两人在新的宇宙中缓缓下坠,缓缓融入这个他们亲手创造的宇宙。

安迷修把雷狮身上的血迹擦得干干净净。集体休眠的时间快要到了,雷狮衣服上还有几块血痕,安迷修用力擦了很久,也没有擦掉。

安迷修把雷狮抱进了休眠舱。关盖前,他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巧的银戒指,虔诚地套在了雷狮的无名指上,遮住了那块狰狞的烙印。

“雷狮,晚安。”安迷修在雷狮额上落下一吻,顶盖缓缓落下。

“明早见。”



07
夜还长,安迷修缓步离开了冷冻厅。外面依旧是那么冷,甚至比他刚来的时候更冷了。安迷修闭上眼,大口呼吸着这凛冽的空气。

未来的道路?今后的方向?安迷修不知道,他真的一点也不知道。

他累极了,想要闭上眼,沉沉地睡上一觉。

安迷修哪怕那样激情地激励着人们不断向前,充满希望,可他的内心真的毫无头绪。他觉得自己是快要溺死的求生者,在迷失的海洋中,在绝望的海洋中,奋力地扑打着双手,奋力地抢着去呼吸那一丝空气。

他的眼前有一束光,他想去抓住那束光,但是那束光熄灭了,消逝在了遥远的天边。

可是安迷修没有放弃,他所知道的是,他心中的光亮是永远不会熄灭的。

安迷修永远不会逃避。

安迷修永远不会败北。

安迷修独自一人走在空旷的大街上,他轻轻咳嗽了两声,望向无尽道路的前方。

这是另一场战争。

END

评论(1)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