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学习博主

【安雷】无文不成画02

前文翻tag
大学学pa
画手安×文手雷
甜的日常!!

我还是搞不出超链接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啥
唉.......
安安出场啦!!!

・‥…━━━☞・‥…━━━☞

雷狮朦朦胧胧从睡梦中醒来,他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揉了揉头顶的乱毛从床上直起了身子。他觉得自己身处的环境十分陌生,在上双眼呆滞地愣了好一会,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是住在了大学的宿舍中。

半梦半醒从床上蹦跶下来,雷狮瞟了眼手机,已经是早上十点了。雷狮直到在卫生间刷牙的时候还有种不真实感,他看着镜子里那张脸,暗自感叹着“真的是在大学了啊”如此之类的话。翘翻天的头发让他有些恼火,无论怎样用手都无法让那一点不受控制的头发安分贴回自己的头上。

无可奈何之下雷狮只好拧开了水龙头。可他没留意,也不知道这个水龙头的后劲这么大,淋得他身上的T恤湿了大半块。雷狮此时有些窝火。水龙头的水还在哗啦啦流个不停,雷狮伸出手捧了一抔水,将自己的手掌润湿,紧接着用湿淋淋的手往头上抹去,终于是压下了那几根不听话的毛发。雷狮从墙上取下吹风机好好地把头发吹干,顺便梳出了一个他自认为不错的发型。走出卫生间雷狮熟练地系上头巾,又换了件还算干净的衬衫,拿起手机钥匙就出了门。

雷狮还没想好今天该逛些什么,他是个比较随性的人,想到去哪就去哪。他打开手机搜了搜S市的旅游攻略,上面一大排的博物馆让他提起了兴趣。在手机上敲敲打打很久后他决定了去自然博物馆看看。博物馆不需要门票,这也正合雷狮的心意。他把手机随手一揣兜里就朝着附近的地铁口走了过去。激动售票机前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夏天人挤人的汗味交杂在一起让雷狮不由得皱紧了眉头。无比烦躁地四处张望却让雷狮有了意外的收获——人工售票亭前空空荡荡。雷狮勾了勾嘴角暗笑排队的人愚蠢的很,自己轻轻松松买好票就上了地铁。

今天的天气很好,气温虽然不低,但室外一直吹着微风,还是驱逐走了一丝夏日的炎热。自然博物馆门前仍然排着长长的队伍,但毕竟是在室外,没有些奇怪气味的混杂,雷狮的心情总体来说还是不错的。雷狮突然想起了他在自己城市的最后一天。他抬起头来看着天,却被太阳的光芒刺得眯起了眼睛。一时间眼前白晃晃的什么都看不真切,过了好一会雷狮才慢悠悠伸出一只手,张开五指挡在眼前,透过手指间缝隙看云。这样晴朗的日子里天空中只有形单影只的几片孤云,被柔柔的清风吹得松松散散,不一会就七零八落,消散在了碧空中。雷狮闭上了眼,任凭风把自己长长的头巾吹起。额前碎发扎在了他的眼睛上,有些刺刺的感觉。雷狮伸出手把碎发捋到一旁,跟着队伍又往前走了几步。

地铁和排队时间加起来总共有一个半小时,雷狮踏进博物馆的时候已经是差不多中午十二点。腹中传来一丝饥饿感,但很快就被博物馆中新鲜的展品给挤占走。第一个展厅里布置的是远古生物的化石,以恐龙居多。化石们虽已不会说话,但他们用自己的形态无声地以最生动的方式给大家展现了他们曾经的威风凛凛。雷狮从小就和其他的男孩子一样对恐龙感兴趣,他觉得恐龙作为地球曾经的霸主,它们强大的力量使人无比憧憬与钦佩。雷狮很享受拥有力量的感觉,强大会使人获得安全感。

展馆里五花八门的恐龙化石点亮了雷狮的眼睛——雷狮的瞳膜是紫色的,雷狮很喜欢这个颜色——此时的兴奋感让这双眼睛如同一对珍贵的紫水晶般熠熠生辉。雷狮敢发誓他高中三年都没有此般认真过,他的双眼紧紧锁定着展馆中的每一处展品,双脚似乎是不受控制似的自己开始飞快地走动。雷狮一面在口中念念有词,一边拿着手机记录下每一处有趣的化石。雷狮的手间都在不自觉发颤,这样的感觉真的是太过奇妙了。

“啊。”身后传来的轻呼和后背的撞击将雷狮从化石世界中强行扯了出来。雷狮意识到了自己的冒犯,转过身不好意思地给人躬身道歉。谁知那人也正忙着弯腰道歉,两颗脑袋撞在一起,霎时间两人都“诶哟”着捂着脑袋后退。“对不住对不住。”对方先缓过神来,手足无措地过来道歉。那人伸出手关切地摸了摸雷狮头顶,双手合适放在身前很真诚地表达了自己的歉意。“不好意思啊,我看得太入迷了,没注意到背后有人,你没事吧。”

雷狮下意识地用手挡开了那人的手,之后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自己失礼了,也摆摆手道歉。“是我先撞上的,对不住了。”两人同时抬头,竟是撞上了视线。雷狮这才看清那人模样——白色衬衫理得整整齐齐,一头棕褐色头发倒是在人群中也挺扎眼。最吸引雷狮的是那人的眼睛。浅绿色的眸子让雷狮不由得联想到天河石。雷狮又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人,手中竟是拿着一个笔记本,上面涂涂画画写满了有关于恐龙的笔记。

人生四大喜事,久旱逢甘霖,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

还有一,就是这他乡遇故知。

两人相视一笑,互相交换了自己的情报,很快就聊开了。那人叫安迷修,是本地人,平常没事就会在博物馆里泡着收集素材,对恐龙的研究从小学就开始了。雷狮也大大方方介绍了自己。有了共同话题交朋友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更何况两人在恐龙这一方面都是骨灰级的爱好者,谈论起来还有一丝门外汉体会不了的激情。逛逛聊聊,两人在博物馆里呆了整整一个下午,直到闭馆时间到了,保安把他俩往外撵,这才灰溜溜离开。

雷狮和安迷修坐在博物馆外的长椅上,满足地长叹一声。安迷修拿出手机摇了摇。“加个好友?”雷狮笑着在他身上用拳头锤了一下。“你这好像变态大叔诱拐花季少女啊。”两人哈哈哈大笑起来。最后的结果是他们不仅互加了微信和QQ好友,还交换了电话号码。安迷修把雷狮拉入了S市最高级的业余恐龙研究交流群,雷狮激动得只差在长椅上打滚。兴奋的劲头过了,两人才意识到已经一天没吃饭,腹中的空虚感让两人尴尬地笑了笑。

“我请你吃饭吧。我知道一家又便宜又好吃的饭店。”安迷修起了身对着雷狮眨眨眼。“这怎么好意思。”雷狮皱皱眉,“AA,这样我才能接受。”安迷修耸耸肩妥协。已是近黄昏,太阳的余晖将橙黄色的光芒铺满整个大地,夕阳将两人的身影拉得长长的。地上的影子时而肩碰肩,时而偷偷摸摸打对方一拳。影子不会言语,但大街上却充斥着欢声笑语。

这顿饭雷狮吃得很开心,安迷修也是。两人在饭桌上聊了很久自己的高中生活。雷狮惊奇的发现安迷修不仅和自己在一所大学,还是一个系的学生,这就意味着两人大学四年都将成为同学,甚至还有可能是室友。因为都是成年人,饭桌上两人都喝了点酒,酒过三巡,雷狮已经有些晕晕乎乎。安迷修因为体质原因只碰了一点点酒,头脑还算清醒。他注意到雷狮的情况有些不太好,站起身来用冰凉的手在雷狮脸上轻轻拍了拍。安迷修冰冷的手对于双颊滚烫的雷狮而言简直是救命稻草。雷狮抓过安迷修骨节分明的手在脸上使劲蹭了蹭,直到安迷修的手也染上了自己的温度后才恋恋不舍地放开。安迷修捧着手自顾自脸红了好一阵,这才搀扶起雷狮去外面打车。半哄半套得到了雷狮的宿舍号,安迷修有些吃力地把雷狮抬上了出租车,擦了擦额头的汗,这才跟着钻了进去。

出租车司机有些奇怪得大量了一下车里的两个年轻人,一个衣冠整整,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另一个浑身酒气,正半眯着眼睛嘟嘟囔囔。安迷修注意到司机的眼神,轻轻咳了一声。直到司机开始专心开车后这才放心地把雷狮的脑袋轻轻靠在自己肩上。

安迷修早就发现了雷狮是谁。在饭桌上时,雷狮的手机中途亮了几次,都是社交软件的私心通知。亮起的屏幕上显眼的“海盗老师”四个字刻进了安迷修心里。安迷修打开手机翻了翻“海盗法则”的首页,果然po上了今天在博物馆的经历。安迷修和雷狮都是用自己的三次号加的对方——难怪没有互相认出彼此——安迷修就是那位名叫“骑士道”的画手。安迷修之前只知道“海盗法则”和自己再一个城市读大学,并没有想到会是一个大学,更没想到会在今天以这样的方式见面。安迷修之前发出的消息被无视后心情就有丝低落,他十分欣赏“海盗法则”的文字,发自内心想与他成为好友。

好了,现在歪打正着,两人可得在一起绑四年了。

把雷狮好不容易搬进宿舍房间后,安迷修这才发现房间里还只有雷狮一人入住。安迷修暗自记下了雷狮的房间号,盘算着明天就搬进来,这才慢腾腾拿出手机给熟睡的雷狮拍了张照。他伸出手揉乱了雷狮的头发,轻手轻脚把他的头巾结下。毕竟第一次见面就帮人换衣服洗澡这种事情有违安迷修的骑士道。安迷修只是把雷狮安安稳稳放回床上,细心地调低了空调温度并给他把被子掖好,就悄悄离开了房间,轻轻把门关上。

出了门的安迷修靠在雷狮的宿舍门上长吁一口气,突然害羞地捂住了脸。他现在满脑子都还是雷狮长长的睫毛扫过他的手心,带有酒气的温润呼吸扑在自己的颈侧。安迷修羞着羞着竟是蹲在了地上。过路的学生对他投来异样的目光,他也全然没有发现。

安迷修是个弯的——这事只有他知道。

“完蛋,栽他手上了。”

安迷修捂着滚烫的脸,努力深呼吸让自己平静。

今后不平静的日子还多着呢....

TBC

评论(8)
热度(170)

© 💦崔韩率的缡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