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学习博主

【安雷】无文不成画01

是新坑!大学学pa+工作实习
画手安×文手雷
我没上过大学😫有bug请见谅,一定告诉我!!
第一话安安还没出场~
请一定催我填坑!!!
全文都是垃圾话

・‥…━━━☞・‥…━━━☞

这个夏天有些太过漫长了。

雷狮骑着自行车在大街上溜达着,他没有目的地,只是骑到哪就是哪。路边到处都是花花绿绿的共享单车,整整齐齐地摆放在道路两侧白格子框出来的停车区域中。雷狮轻轻哼一声,蹬着脚踏板骑得更快了一些——如果是他,一定会在蓝色的共享单车中停一辆黄的,而且还得摆得歪歪扭扭。

今年的夏天热得出奇。白色T恤被汗液浸润湿哒哒地黏在雷狮的后背上,这种黏糊糊的感觉让雷狮很是不爽。他耸了耸肩膀活动了一下肩关节,方向盘一个没打稳差点撞上旁边疾驰而过的一辆私家车。雷狮“嘘”了一声一挽车龙头斜着身子扭回了正道,私家车主从车窗里探出头来竖着中指骂骂咧咧。雷狮倒是冲着他笑了笑,那欠揍的模样气得车主一踩油门就溜了。

真无聊。

雷狮骑到了公园就不想再骑下去了,他觉得他自己马上就要被烤成人肉干了。身上的T恤几乎是全部湿透,大颗大颗的汗珠从雷狮额头上滚落下来,刚刚啪嗒一声落在地上,就“呲”地化作青烟消失了。差不多可以拧出水的衣服紧紧贴实在雷狮身上,把他紧实的肌肉线条勾勒了出来。这样隐隐约约暴露在光天化日下的美好肉体让过路的几个高中女生不由得多看了几眼,捂着嘴叽叽喳喳地飞快逃走了。雷狮翻了个白眼,毫无顾虑地把T恤掀起一个角来扇着风。看到一旁乘凉的一对老夫妇离开,雷狮后脚马上跟了过去霸占了树下那一点阴凉的席位。

树荫下偶尔吹来的风还是很凉爽的。雷狮放下了拎着的衣角,转过身来趴在栏杆上,眯着眼盯着波光粼粼的江面。江水被保护的很好,很干净,反射出来的阳光刺得人有些睁不开眼。雷狮实在是受不了这强光,他没带墨镜,只好悻悻地又转了回来。

这应该会是他今年待在这个城市的最后一天。在6月那个喧嚣的日子过去后,雷狮在这个城市度过了最后一个百无聊赖的夏天。他第一次感受到和狐朋狗友一起撸串打游戏竟然会渐渐让人感到厌烦,果然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在玩了整整一个月之后,雷狮不想再出门了。他坐在空调房里叼着冰棍,打开电脑竟然什么游戏也不想打开。鬼使神差的,他打开了文档,对着键盘开始敲敲打打。

雷狮在文字上的天赋是他自己早就发现了的,只不过他一直没有让这份天赋显露出来的意思。

也就是在这个暑假,雷狮正式成为了一名文手。他的语言风趣幽默但也不失犀利调侃,写出来的文章很快就在某平台上圈粉很多。雷狮自己并不忌讳男男女女的关系,反而对于十分有趣的热门CP很感兴趣。好文笔遇上热CP,更加上雷狮开车的手法十分流畅自然,直白粗暴的内容经常会激得纯情少男少女们捂脸尖叫,雷狮的人气上升得很快,没过多久,他已经成为了平台上小有名气的文手老师。

只是短短一个月,雷狮就已经和平台上的几位同样高人气的文手画手打成一片。在深入聊天的过程中,雷狮发现玩得好的几位老师和自己的年龄相仿,都是刚刚从高考的苦海中脱离出来,疯狂的投入到了自己所爱的创作中去。雷狮在创作中找到了自我,自己作品所被认同的快感是他从任何一个游戏的胜利中都得不来的。他觉得自己像是一条鱼,天生就是存在于文字的海洋中的,他享受着海洋中略咸的滋味,那是激励他继续游下去的动力。

雷狮高考考得很好,是S市的一所全国知名的高校T校,但是他并没有录上他当时选的专业——准确的说,是老师和父母为他挑选的专业——雷狮选择了服从调配。调配结果是新闻系,雷狮感到很意外,又从心底油然而生出令人战栗的兴奋。

他可以更加正当的名义与文字为伴了。

飞机是一大早的。虽然只是出个省去到另一个城市,雷狮还是选择了飞机——他想要逃离这个家,越快越好。经商的父母常年不在家,雷狮离开的事情只有他刚升上高中的弟弟卡米尔知道。卡米尔特意翘了课来机场送雷狮,他看着雷狮上扬的嘴角,对雷狮挥了挥手。他很替自己的大哥高兴,他觉得大哥应该是拥有了他想要的自由。

“大哥,一路平安。”卡米尔也没有过多挽留雷狮,他还想着赶回去把剩下半天的课程上完。雷狮自然也是没有什么留念,除了留卡米尔一个人在家有那么一丝不放心之外,他倒也没什么挂念的了。和卡米尔道了别,雷狮拉着拖杆箱,大步流星走向自己的航班,准备迎接自己的新生活。

飞机刚刚开通了无线网络,这对雷狮来说是一件不错的好事。群里的老师们正在热火朝天地讨论着新出剧集CP的疯狂撒粮,一边如连环炮一般将自己脑子里的梗和摸了一半的鱼一个一个跑出来。雷狮还没有看更新,但也自然而然地加入了大家的讨论。其他人一边嬉笑打闹着一边开玩笑催促着雷狮更新。雷狮微微笑了笑,发出了些类似求饶的话语,高诉其他人自己正在去大学的飞机上。

飞机起飞已经有了十多分钟,雷狮渐渐感受到了些许耳鸣。耳鸣的感觉并没有让人感到翻江倒海的恶心,却也着实让雷狮有了点不适的感觉。他暂时没去理会一条一条蹦出的消息,将手机翻过来反扣在自己膝盖上,接着从随身携带的小包中取出了早已准备好的口香糖。雷狮麻溜地剥下了糖纸把圆粒形的糖丢进了嘴里。糖果落到舌尖带来冰凉的薄荷味,那一丝甘甜顺着口腔迅速传递到了雷狮的大脑皮层。雷狮眯了眯眼,满足地发出一声叹息。

嚼了一会口香糖,雷狮渐渐感觉到耳鸣的感觉减弱了几分。他重新拿起了放在膝头的手机刷了几下——老师们刷消息的速度很快,短短几分钟又到了99+的状态。雷狮没有兴趣去看他不在到时候聊了些什么,但有条@他的提醒,雷狮也就往前翻了上去。

“你的大学在哪?”这是对雷狮的提问。因为已经隔了很久,雷狮觉得可能会有不礼貌,于是回复道,“S市”。

“这么巧!我也是S市的大学!不过我过两天才会报道。”刚刚提问的是名画手,名字叫做“骑士道”,因为和大家交流的时候多半温和亲切很受粉丝的喜爱。粉丝们很喜欢叫他“骑士先生”或者是“骑士大人”,他本人也毫不忌讳各种各样的叫法,只是说着“可爱的小姐们喜欢怎么样叫怎么叫好了”一类的话,可谓相当宠粉。

而雷狮可谓是截然不同的性格。雷狮的名字是“海盗法则”,他崇尚着海盗一般自由自在的生活,也渴望着能用自己的实力将所有当在他面前的东西狠狠踩在脚下。雷狮很少回复粉丝留言,其实连在回复里和熟识的老师们嬉笑打闹都很少。他的一言一句中都透露着十足的酷劲,也因此收货了一筐迷妹。粉丝们追着雷狮喊着“海盗大人请狠狠踩我”之类的话,让雷狮很是无奈。

回了回神,雷狮盯着屏幕又呆了好一会,直到手机屏幕还差一秒就要黑屏的时候雷狮伸出手将它再次碰亮,眨了眨眼飞快地打进去几个字。“有机会面基。”

其实也只是客套话。大家都也只会讲讲客套话而已。雷狮有种对面对面交流莫名的恐惧,他会觉得根本无话可说,然后所有人就将陷入无止境的尴尬之中。既然这样,不如不见,况且自己和那位“骑士道”说不上很熟,更是作罢。雷狮索性没有看骑士的回复,偏过头去卡了个舒服的角度,闭上眼睛小憩。

飞机终于着陆了。雷狮眼角还挂着点点水珠。他把手捂在嘴前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将随身的小包随意搭在肩头随着人流缓慢地向外头一点点挪去。取托运行李的地方人很多,雷狮见一时半会拿不到行李,干脆站在一旁开始在手机上敲敲打打。灵感说来说来,又转瞬即逝,他不想错过这一点电光火石的灵感,强烈的职业道德促使他立马工作了起来。


等雷狮到达学校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了。学校离机场很远,虽说雷狮以前来S市来过很多次,但复杂的铁路交通网还是绕得他有些头晕。没有吃完饭恰恰又赶上了地铁晚高峰,在地铁上被挤得全身是汗让雷狮很不痛快。简单的办理了报道手续,雷狮疲惫地拖着箱子走进了宿舍楼。

好不容易用钥匙开了门,房间里意料之中的没有一个人——雷狮来得太早了,离开学还有好一阵子时间。将行礼都丢在一边后,雷狮仔仔细细把宿舍端详了个遍。是四人宿舍,房间很干净,独立卫浴也没有任何的异味。暂时还找不出鼠虫横行的痕迹更是让雷狮欣慰不已。总之,这个房间还是让雷狮相当的满意。不加收拾,雷狮从行李箱里蛮横地抽出了换洗衣物,任凭剩余的东西在行李箱中乱糟糟搅作一团,就大步流星走进了浴室洗了个舒舒服服的澡。


洗完澡出来的雷狮这才想起手机没电了。他一边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毫不顾忌漏网的水滴沾湿了自己的被褥,另一边终于是给手机充上了电。雷狮在这个时候已经是没了兴趣去翻一个下午整整几十版的聊天记录了,也没了那个耐心看“骑士道”究竟给自己回复了什么。雷狮简单和群里的老师聊了几句,就切换到软件把自己这两天写出来的稿子发了出去。不出几分钟就达到了相当客观的热度。

雷狮今天的心情似乎是被这一趟热水澡彻底洗好了。他难能可贵地回复了几位粉丝的留言,甚至还和评论区里的老师聊上了好一会。被翻牌的粉丝们一个个发推大叫打滚,雷狮只是笑笑,不再过问。

雷狮觉得自己应该是没错过什么重要的东西。打理了一会自己的首页雷狮就去打游戏了。他的游戏技术很好。雷狮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交织出了美妙的图画,一盘又一盘的胜利更是助长了雷狮的好心情。雷狮从床上一个翻身下了地,哼着歌用很快的速度还是把自己携带的物品规规矩矩都整理好了。做完了这一切也已经到了凌晨一点半。累了一天的雷狮也感到丝丝倦意,洗漱完就上床睡了。

离开学还有那么久,他有大把的时间在S市细细游玩,当然,和“骑士道”面基或许也会提上日程。

只不过千算万算雷狮还是算错了这一步。

他今天错过了一条很重要的消息,是“骑士道”发来的。

“海盗老师是哪个学校的?”

“我是T大新闻系,也是大一新生,有空一起玩呀!”

TBC

评论(17)
热度(325)

© 💦崔韩率的缡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