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学习博主

【也青】这天气真冷

我没复习,x写文来了
刚才排版问题大的很啊
重发了
ooc,是我还没拿捏人物性格。鲁莽了
当笑话看吧
・‥…━━━☞・‥…━━━☞
“老王,这北京冬天也太冷了吧...”诸葛青打了个喷嚏,握着手机的手抖了一抖,手机差点掉在了地上。他轻轻“诶呦”了一声,攥紧了手里的手机。


“你又跑北京来了?”王也此时正窝在家中的沙发里。暖气开得挺足,王也只穿了一件黑色T恤,松垮的款式让他觉得很舒服,有种在武当山的时候穿道袍的意思。“内啥,老青啊,你真是脑子里进冰块儿吧,大冬天跑北京来,我佩服。”王也在沙发上翻了个身,一只手伸进衣服里挠了挠肚皮。他打了个哈欠。“哈——你打算住哪儿?”

“你家。”诸葛青冻得全身哆嗦。他知道北京冷,哪知道北京这么冷。他身上就套着一件米色高领毛衣,外面搭着一件看上去就薄的可怜的浅咖色风衣——还能怎样,耍酷呗。只不过北京的姑娘还都不是被他的帅气所吸引的,那投来的目光满满的是对他穿这么点的勇气的钦佩。“快来接我,我要冷死了。”诸葛青闪进一旁的便利店里,假装要买些什么挑选了半天,不停地侧着身子让暖气给他全身上下都烘个遍。

王也压根没打算从沙发上挪窝,电视上的相声无聊得很,王也觉得那演员还没自己幽默。刚刚挠完肚皮他手也没闲着,阵地转移到脸上又开始挠着下巴。“你自己来吧,我地址发你?要不你先找个酒店住着也成,明天找人接你。”

诸葛青愣了几秒,挂掉电话骂了王也几句。在便利店随手抓了几把糖就当做是买了东西的样子,试探性把店门打开了一条缝。刺骨寒风顺着那点缝隙刮进来,由于狭管效应还发出妖魔鬼怪哭喊似的声响。店主已经明着往这边瞟了好几眼了,诸葛青这才哆哆嗦嗦卖出一条腿,奔赴黄泉似的挂着悲壮的表情走在北京的大街上。


诸葛青也不傻,肯定不会走着过去。他对北京交通线也不熟悉,这个点还是打的最实在。诸葛青在寒风中蹲了好久终于蹲到一辆出租车,像雨刮器一样在夜色中激情摆着手,差点把司机给吓跑。好说歹说,终于安安稳稳到了王也家门口。


“老王!!开门嘞!!”诸葛青把王也家门敲得震天响,左邻右舍虽隔得远,王也也估摸着他们大概能听到自家差不多是进土匪了。王也还瘫在沙发里发愣,他刚刚被相声节目里的冷笑话冷得大脑都当机了,这会听到敲门声过了好几秒才慢慢腾腾从沙发里爬出来,找了半天拖鞋才跌跌撞撞走到门口。


“来le卧槽!!”诸葛青敢发誓他从来没见过王也这么快的速度,就算是搏斗的时候也没这么快——王也把诸葛青拉进了屋,抱着肩膀躺在了地上,嘴唇隐隐发白,不停地抽搐着。


“有埋伏?啧...”诸葛青皱了皱眉头,转过身准备去开门应战,突然被地上的王也扯住了裤脚。诸葛青扯扯嘴角正准备说“对不住了老王我暂时没办法管你先找出敌人要紧”,王也就开口了。


“老青...别开门....冷...太冷了....”蜷在地上的王也看上去痛苦极了,诸葛青这才看清楚王也穿得还是短袖短裤,这被废了经脉的样子怕不是刚才开门那一下给冷出来的。


诸葛青对着王也踢了几脚,把他从玄关踢回了客厅。 重新跌回沙发的感觉让王也重获新生。他满足地长叹了一口气,任凭自己陷进柔软的沙发坐垫中,出不出得来他可就随意了。诸葛青用奇怪的眼神看了王也半天,终于也像是抵抗不住诱惑一般学着王也的样子瘫在了沙发里。这感觉还真不赖。诸葛青在心底默默感叹了一下“有钱人家的沙发都这么舒服”,眼睛有意无意瞟了几眼电视里的节目。


“老王你啥品味啊,这什么相声,还没我幽默。”诸葛青斜了王也两眼,解开了风衣的扣子——这暖气效果够好,吹得诸葛青从冻人不仅解了冻还快烧起来了。王也这才注意到了诸葛青的装扮,他嬉皮笑脸凑到诸葛青旁边,闻了闻他身上的味道。“哟,诸葛狐狸这是勾了几个小姑娘啦!有温度没风度啊!”


“瞧你这文化水平...”诸葛青从鼻腔里哼一声,干脆把风衣脱下来丢在了一旁沙发上。“有风度没温度!瞧瞧你语文,武当山哪个道长教的吧。”王也哈哈笑了几声,突然正儿八经地地坐直了。他盯着诸葛青的眼睛,猛地严肃起来。


“老青啊,你这次总不会是来观光的吧。”


“你到底来干啥?”


诸葛青对于王也的这个问题丝毫不意外,他咧了咧嘴,张开手往沙发后背上一搭,也没回避王也的目光。


“当然是正经事。王道长,听我讲个故事呗。”

王也闻言又向后一栽把自己埋在沙发里。“说吧说吧,坐直了怪累的。”

诸葛青也微微斜了身子靠在后背上,一点点开了口。

“我呀,是诸葛家族这几十年来唯一一个掌握了所有武侯奇门的武侯派传人,这个你知道吧。”

“等等老青,”王也用脚踢了踢诸葛青肚子,“你不会就是来找我吹牛皮的吧。那我可不....”

“闭嘴听我讲!”诸葛青一掌在王也肚子上回了一击,王也闭了嘴,悻悻地继续挠着肚皮。
“后来啊...”诸葛青突然停住了,王也抬头看了看他,他大概在思考着什么。王也突然瞪大了眼——诸葛青睁开了眼。王也敢百分百确定他的眼睛比诸葛青的大,他哆哆嗦嗦想问点啥,诸葛青却先开口了。“唉,算了,切入正题不啰嗦了。”


“老王啊,我嫉妒了你好久,你自己心里也明白。”诸葛青刻意回避了王也的目光,这话他在心里给自己讲了好多好多遍,这次他也当是讲给自己听的,只不过是王也就在一旁坐着罢了。“我嫉妒啊,为什么你是八奇技之一,凭什么你是风后奇门,你好端端当个富二代不好吗?”


诸葛青讲到动情处还攥了攥拳头,王也缩缩还真有点怕诸葛青和他打起来,打起来,王也也不好意思还手啊。


“老王,如果我告诉你,我对你动过杀心,不止一次,你怎么看我?”诸葛咬摇了摇脑袋,突然直直地盯着王也。那个神情,盯得王也头皮发麻。他一下子从沙发里弹了起来,挠了挠头。“我也没想过你真想杀我...内个,反正你没杀,这就够了嘛。”王也的语气到时很轻松,但诸葛青还是捕捉到了他额角那一点细密的汗珠。


“反正都过去了。”诸葛青嘟囔着。“你躺回去吧,看着都怪累的。”他摆摆手,示意王也继续瘫着。王也这会哪还敢瘫着啊,坐得笔直笔直,简直像个幼儿园小朋友等着老师发苹果一样。诸葛青看着看着就没忍住笑出来了。


诸葛青伸手去够桌上那杯水,水温刚刚好,他喝了一口,算是清了清嗓子,也是定了定心。


“你猜猜,我为啥不想杀你了?”诸葛青勾了勾嘴角,把问题抛给了王也。王也还真很认真地思考了很久,就差去问天了,也没想出个理由。


好在诸葛青自己说了。诸葛青转过头来看着王也的眼睛。诸葛青一脸皮笑肉不笑,那模样比哭了还难看。


“因为,我发现,你在这儿。很久很久了。”诸葛青伸出手指指着自己的脑袋,笑了笑。留下王也一人瞠目结舌,半天发不出一点声音。


“老青...你你你你认真的?”老王腰板挺得更直了,他就那么直了几秒,又软趴趴地回去了。他没那么嬉皮笑脸,而是在认真斟酌诸葛青的话。“我想再确认一遍,你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不信你可以问问。”诸葛青不停地喝着水,不再说话。


“哎呀老青,你逼我的啊。”王也把头发解开,又磨磨蹭蹭扎了上去。他一脚踹在诸葛青小腿肚子上逼着对方看自己。


“老青,你一直在这儿啊,我还在想你咋这么能呆呢。”王也手指的地方,是心脏。


这会换成诸葛青愣了。不知道是一分钟,又或许是两分钟,王也一把搂过诸葛青的肩膀,笑着搭在他肩上。“看不出啊老青,咱们现在这是道侣了?”


“嘚瑟吧你。我又不是道士,你再看看你这样子,也算个道士?”诸葛青挣扎着把水杯放回桌子,一脸嫌弃想要推开王也的手。


“哎哎哎,那就....术侣?咱俩都是术士,这没错吧。”王也还不死心往诸葛青身上蹭,被诸葛青强行从身上扯下来了。


“拉倒吧,术侣这名字真难听,亏你想得出来。”诸葛青一回头,正巧看见王也捧着脸笑眯眯望着他。诸葛青内心一动,偏过头,对着王也微张双唇缓缓印了下去。


“乱金柝!”王也一震,诸葛青便保持着偏头的姿势一动不动。王也捂着肚子笑得猖狂,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才又磨磨蹭蹭凑到诸葛青身边。他低下头,眼底含着光,轻轻在诸葛青的唇上吻了又吻。


“诸葛狐狸,这事儿,还得我先。”


诸葛青也不恼,他看着王也发红的耳尖勾住王也的脖子。


“王道长,这天气也太冷了,去睡吧。”


“睡?去哪睡?没你屋啊。”王也抖动着身子嬉笑着要摆脱诸葛青,却被诸葛青死死缠着甩都甩不掉。


“你屋就是我屋,咱可是术侣。走,睡去!”


两人你打一下我打一下进了里屋,这天好像真没那么冷了。


END

评论(4)
热度(117)

© 💦崔韩率的缡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