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学习博主

暗示

是今天作文比赛的题
题目就叫《暗示》,当时满脑子X暗示很崩溃
十分意识流
我觉得不小心写得太明白了
看看就好
反应出我的文笔多恼火
・‥…━━━☞・‥…━━━☞

离朝阳升起还有那么一段时间,山林里仍然是一片空洞的漆黑。幽白的雾气充斥了整个山野,在漆黑的密林中显示出幽灵般的姿态,卖弄姿态地邀请着迷失的人们,妄想引诱他们坠入无尽的深渊。

密林深处似乎透出了些隐隐约约的烛光,那点昏黄的光线和这一片静谧无论从哪方面看都不符合。一阵风吹过,树叶交织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几只寒鸦应声而起。雾气似乎散了些。

那是一个破旧的木屋,现在能看清楚了。木板看上去很旧,走得近些就能闻到上面糟糕的霉味,或许是山林里太潮湿了。风的穿过让小屋发出吱呀的叫唤,它似乎都要倒下了,快要被击溃了。

屋里的那个男人喘着粗气。他借着地板上那一根已经燃了一半的蜡烛的微弱光芒查看着自己手臂上的伤口。他拆下那已经缠了很多天的绷带,发黄的绷带沾染着伤口流出的血水与脓水,这幅光景并不好看。

“妈的。”男人粗暴地缠上另一条新的绷带。他不是不想上药,而是根本无药可上。“老子根本就不是什么克里特,他们凭什么他妈的来害老子!”或许是小屋里各种东西混杂的糟糕气味刺激到了男人的鼻腔,他似乎是被点燃了,他想要将什么东西掷出去,可手边什么也没有。他只好把拳头狠狠砸在地上。伤口又是一阵撕裂的疼痛,刚换上的绷带又渗出丝丝血迹。

男人“啧”了一声,他觉得自己简直是倒霉得过了头,只不过和那个亡命之徒克里特长得相似罢了,为什么被警察和匪徒追杀的偏偏是自己而不是那个真正的“克里特”呢?“凭什么老子要待在这又冷又没有东西吃的地方还受伤,要是老子抓到克里特,老子一定……”

男人咬了咬牙,他的眼神里突然像是点燃了光亮,他喃喃着:“对啊,我不是克里特,我为什么要怕他们?我要下山,我要下山……”男人晃晃悠悠站起来,却被自己的右脚给绊倒了,重重摔回了地上。

“不行……我不想死……”男人将头埋在双膝之间,手捧着表情已经扭曲了的脸。他的脑海中连续不断地放映着地下的黑街,凶神恶煞的男人们扬起的铁棍……

又是一股邪风吹来,老旧的木门“咔哒”一声,男人抬起了头。

门开了。

“谁在那!给我滚出来!”男人歇斯底里地咆哮着,他的身子止不住地在颤抖,他太害怕了,现在的他连逃跑的力气都没有——在如此狭小的空间中也根本就没有逃跑的可能。会死的……自己会死的!男人流出了眼泪,他企图用嘶哑的吼声吓退到访的不知是什么的妖魔鬼怪。

没有人影,但男人听到了说话声,那声音是随着风传进来的。男人一个寒颤,他停止了咆哮,却从喉咙深处发出悲戚的呜咽。他蜷在角落里发着抖,语气中带着绝望的乞求。

“求求你……不要杀我……我不是克里特,我不是……”

“你是个亡命之徒,你有着十恶不赦的灵魂,世间最为纯洁的圣泉也无法洗涤与救赎你。我是来带走你的,带走你肮脏的灵魂,喂食地狱邪恶的魔犬。”

男人似乎看见了眼前一个黑影闪过,黑影的脸色惨白,他露出锋利的尖牙对着男人笑,他手中的镰刀发出亮闪闪的光芒。

“不要!我无罪……我是冤枉的……”男人的眼泪堵在了嗓子眼,他吓得打起了嗝,手脚并用向后退去。那镰刀凄寒的锋芒几乎是刺伤了男人的双眼,他绝望地用双臂架在眼前,逃避着不愿再直视那死亡的光芒。他终于在这最后一刻留下了浑浊的泪水。

一阵风吹来,蜡烛熄灭了。

太阳升起来了。


清晨的集市,伴着露水的香气和鸟儿的喧闹,人们在街头巷尾有说有笑,讨论着近来的趣事,或是在挑选着喜爱的货品。这才是喧闹小镇该有的样子。

“克里特死了,你知道吗?”一位坐在轮椅上的老者神秘兮兮转过头和身后年轻可爱的护士小姐交谈着,他的眼底闪着神秘的光芒,仿佛是在说一件多么诡秘而不能透露的机密。

“克里特……”护士小姐偏了偏头,似乎在回想这个熟悉的名字从哪里听说过。

“您不记得了?就是那个……”

“我记起来了!就是那个总幻想着自己是个亡命之徒,每天都在暗示着自己在被警察和凶徒追杀却又一次又一次拿匕首刺伤自己的疯子?”护士小姐瞪大了眼睛,但又马上恢复了平静。“死了啊……也好,不会害人了。”

“他不是逃出了疯人院吗,怎么找都找不到。今天黎明啊,警察在后山的守墓小屋里找到了他的尸体,还是用手捂着眼的呢。那表情……”老人咂了咂舌。“真是可怕哦。”

护士小姐笑了笑,继续推着老人前进。“您呢,就多多暗示自己健健康康的,很快就能出院就行啦!”

老人打着哈哈,伸出手挡在了眼睛前。

“这阳光,有些刺眼啊。”

END

评论(9)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