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学习博主

【恋与制作人/许言】熠熠星光

李泽言生日快乐!!!李总我爱你!!!
请吃我邪教!!许言好磕呜呜呜呜呜呜
可能ooc但是我就是想甜!!!
我饿晕了求求老师吃下安利后产粮呜呜呜
不会取名哦~~~
开始
・‥…━━━☞・‥…━━━☞

“嘟......嘟......”桌上的手机已经响了很久了。屏幕亮了又灭,灭了又亮,反反复复折腾了很久,可见拨打这个电话的人毅力有多么的令人敬佩。

李泽言撑着脑袋皱紧了眉头,只是在之前匆匆瞥了一眼,他就看清了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是一个不算常见也不算意外的人。他决定选择无视这个电话,可他万万没有想到电话那头的人那么有耐心和他耗下去。

大概是被手机铃声吵得无法安心了,李泽言“啧”了一声,把扶在额头上的手放到嘴前咳嗽了几声,这才伸出去拿起桌旁的手机。他按下了接听键,努力压制住自己的火气好让它不要太过猛烈地爆发出来。

“有事?我现在很忙。”李泽言盯着漆黑一片的电脑,胡乱翻着桌上的文件。他不相信对面的人听不出他的不耐烦——不管是从冰冷的语气还是近乎残酷的措辞——对方是个聪明人,猜到这点再容易不过。

“和你谈谈新项目的投资问题。”对方的语气淡淡的,李泽言不用动脑子都能想象出对方那张挂着微笑的脸。

对任何人都温柔谦逊,文质彬彬,这就是许墨。

是李泽言最讨厌的模样。

许墨清楚地听出了李泽言并不友好的语气。他缓缓开口,语气仍是那样从容不迫。“此次关于Evol潜能的挖掘以及促使其激发的项目,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关于具体情况,在电话中一下解释不清楚。我想我们可以见面解说。”

“你知道的,我不会浪费我的钱投资无意义的项目。”李泽言此次似乎是并不打算给许墨这个面子。马可杯在他的左手斜前方一点,但碍于左手正在接听电话,李泽言只好略有些别扭地将右手探向左前方,拿起杯子递到嘴边啜了一口咖啡。

他想让许墨难堪,尽管许墨的项目从来没有让他失望过。

许墨还是稍稍愣了一下,紧接着李泽言就听到了明显经过压抑的笑声从听筒中传来。李泽言有些窝火,但他不好发作。

“我自然是有十足的把握才会和您提出投资。况且,我什么时候让您失望过,李总。无论是什么事情。”许墨刻意加重了最后一句话,他得逞般勾起了嘴角。

“什么时间。”许墨的话让李泽言无法反驳,并且勾起了他一些不太好的回忆,他只想快些结束这场对话。Evol的研究对自己而言也是万分重要——这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已,并没有任何私人情愫的流露。李泽言想要转动手中的杯子,可那并不是高脚红酒杯。他只好作罢,把杯子放回了桌上。

许墨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而是十分满意地收到了李泽言的邀约。“今晚?我随时都可以。如果李总方便的话,我可以来您办公室。”

真是心急。李泽言心想、他不太愿意许墨来自己的办公室做出些不太好的举动。上次就是这样,李泽言办公桌上有很多重要的文件和材料,最后全被弄乱了,所幸是没有沾染上一些奇怪的东西。

可李泽言无法抗拒——许墨说李泽言像罂粟,使人越陷越深,无法自拔——而李泽言认为许墨是枷锁,将人牢牢地禁锢在其中,却没有一丝想要逃脱的欲望。

“我来你研究所,八点。”李泽言并没有因为内心的活动而改变他说话的语气,他对自己很失望,自己引以为傲的决策力总会在这种时候土崩瓦解。“挂了。”李泽言把手机带离耳廓,却仍是在认真听电话里接下来将要传出的那一句结束语。

“那我就将一切准备好等着您过来。”电话过了很久都没有挂断,双方似乎都是在等着对方先动作一般。最后还是李泽言先按下了挂断键,他不想再在这种无意义的事情上浪费更多的时间了。

现在是五点,许墨和李泽言都还有充分的时间做准备。前者自然是在准备着找乐子的方式,而后者则是在思索着怎样才能保持住自己的理智。

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敲响,随后魏谦打开门走了进来。“总裁,这是目前纳入考虑的投资公司,您可以先看一下。董事会的结果是这几家公司都符合华锐投资标准,并且预计投资金额也在可控范围之内。”魏谦魏谦递上一份文件,李泽言只打开看了一眼,就把文件随意的放在了办公桌上。

“把经济效益最差的两家公司从名单上剔除,将投资资金转移到许教授的新项目上。”李泽言闭上了眼,带着不容置疑的口吻。“知道了。”魏谦虽心生疑惑,但并没有做过多言语,他知道自己的总裁并不会做无把握的买卖。他慢慢退出了办公室。

李泽言在八点准时踏入许墨的研究所的。离下班时间已经过了很久,可四周的静谧仍是十分的反常——废寝忘食的科学家们并不会在夜幕刚刚降临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偌大的研究所中唯独只有许墨的实验室亮着灯,李泽言不由得从心底里感叹着这个男人的可怕之处。

就在李泽言准备敲门的那一瞬间,门从里面被拉开了。迎上来的许墨仍是那张再平常不过的笑着的脸。“知道李总一定会准时到达。怎样,没算错时间吧?”李泽言似乎并不想领许墨的情,从许墨和门框中的间隙处走了进去,毫不留情地直接坐在了许墨的座位上。他抬起头,直直地盯着眼底笑意愈发浓烈的许墨,缓缓开口。

“你可以卸下你那副虚伪的笑容了,在我面前没什么好装的。开始吧,我不是来这里浪费时间的。”

许墨知道李泽言的话漏洞百出,但他并没有那个闲情来揭穿他——作为拥有如此力量的Evoler,李泽言从来不缺少时间。“真是无情呢。”许墨不紧不慢地坐在了李泽言对面,拿起了手边的一个文件夹翻开。“原来我在李总的心里还比不上时间重要。”李泽言微恼地瞪了许墨一眼,许墨立马识趣地开始解释文件。

“这次的实验主要是侧重于Evol基因的检测以及潜能的激发......”许墨在讲解时候专注的眼神是李泽言从未见过的。许墨的睫毛很长,随着许墨每一次的眨眼都轻轻在他眼睑扫过。李泽言不由自主地盯着许墨看了很久,知道许墨也注意到了这“炽热”的目光,抬起头来,正好对上李泽言的眼眸。

许墨的眼底有星光——这是所有和许墨对视过的人都会不由自主发出的感慨。突然的眼神交汇才让李泽言认识到自己的失态,他有些尴尬地佯装咳嗽几声,目光迅速躲闪开去。许墨倒是饶有兴味地托着下巴盯着李泽言笑。他将材料递给李泽言:“我觉得李总还是要亲自看看才更妥当,如果觉得阴差阳错,就可以签字了。”

李泽言看似认真地翻阅着手上那并不算厚的一摞材料,胸腔内却是在猛烈地轰鸣着。他觉得自己的大脑一片混乱,在这种情况下竟是一个字也看不进去。材料已经翻到了最后一页,许墨注意到了李泽言的右手食指微微动了一下,大概是想要拿笔签字。许墨从桌旁拿起一支笔绕到李泽言身后,一只手从李泽言颈侧穿过撑在他身旁,另一只手把笔塞进了李泽言手中,顺带着指腹抚过李泽言骨节分明的手指,在上面轻轻摩挲。

“怎么样,还算满意吗?”许墨蹭着李泽言的发梢,伏在他耳畔呼着气。李泽言的身子稍稍颤抖了一下,他的耳尖有些发烫——其实他应该习惯了的,这是许墨惯用的伎俩。以往的李泽言会尽力去逃脱——尽管每次做的都是无用功。可他这次竟萌生了一种异样的态度,他想好好捉弄一下许墨。

非但没有挣开许墨,李泽言反而是转过头去与许墨挨得更近,他们两人的脸颊紧紧挨在一起,简单的呼吸声在此时都被放大了百倍。许墨觉得脸上痒痒的,李泽言的睫毛在他脸上轻轻扫动,没轻没重地撩拨着他那颗躁动不安的心。

“做得好,我很满意。”李泽言的语气中竟是充满着笑意。他奖励似的把手臂环到许墨身后摸了摸他的发顶——是意想不到的柔软,于是李泽言又多揉了几把。这无疑是玩火自焚般的举动。许墨强硬地拉住李泽言的手臂把他再次拽扯到了与自己面对面的地方。两人的脸离得很近,近到一个人的呼吸轻易就能拍打到另一人脸上。李泽言还没有反应过来,许墨的唇下一秒就已经印了上来。

许墨的吻和他本人表面上看起来的温柔丝毫不符。他的吻颇具霸道,但在极强的占有欲中又包含着一丝细腻。许墨的舌在刚刚攻进口腔的那一瞬就已经完完全全掌握了主导权,稳稳压制住了李泽言妄欲挣扎的舌。没有循循善诱,而是直接地纠缠住他的舌一起缠绵。李泽言的呼吸开始有些不畅,他捕捉着每一个小空隙大口呼吸,同时也寻找着摆脱许墨的机会。但这个机会是没有的,每当李泽言觉得找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许墨就会用力一拉,将李泽言拖回那绝望的深渊。

李泽言不得不从心底感叹许墨的吻技高超。虽说有窒息感,但在绝望后有总会得到呼吸的机会。许墨的舌更是将李泽言口腔内的每一个敏感点都认真照顾到。这个吻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当两唇分开之时,李泽言早已是面红耳赤。许墨伸出手拭去李泽言嘴角残留的涎水,偏了偏头。“有个地方,我想带你去。”

李泽言拒绝了,但没有用。地方不远,就在研究所顶楼的天台。

在许墨的强烈要求下,李泽言极不情愿地闭上了眼。当李泽言再次睁开时,璀璨的星光照亮了李泽言的眸底。整片夜空中都点缀着星光,无数流星从夜空中划过,拖着它们长长的尾巴,在夜幕中舞蹈。许墨从背后环住李泽言的腰,齿尖磨蹭李泽言耳垂。

“生日快乐。”

李泽言的嘴角微微扬起,他其实已经忘了自己的生日,但有人挂记着总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况且,那个人是许墨。

李泽言手覆上了许墨的手,头微微后倾倒在了许墨肩上。他觉得心中那份不明不白的心情是彻底搞明了了。

“许墨,你知不知道。所有人都说你的眼底有星光。”

许墨在李泽言颈侧吻了又吻,就像怎么都吻不够一样。听到李泽言的话,他笑了笑,做出了他心底的回答。

“我的眼底,闪耀的是你的光芒。”

END

评论(8)
热度(165)

© 💦崔韩率的缡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