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学习博主

温柔骑士与霸道黑道小姐的故事

送给七喜老师的文!!!!@堕玺 
温文尔雅风雅骑士礼貌安迷修×满嘴脏话痞里痞气社会的七喜
证明我对七喜老师的爱🙏🏻🙏🏻🙏🏻🙏🏻🙏🏻
我是七喜老师真爱粉❤️❤️❤️❤️❤️❤️
真的是虎头蛇尾了写文的时候总被干扰所以特垃圾
唉还是没能好好表达爱意
开始吧
・‥…━━━☞・‥…━━━☞

今天的天气好得出奇。

阴雨连绵数日的老城街道早已飘着一股难闻的霉味,在老街中行走着的人们都是行色匆匆,恨不得早一点逃离这个腐烂的地方。

是啊,腐烂,或又说,糜烂。

黑帮,妓院,无家可归的小混混,大都分布在这条老街。如今的这一点罕见的阳光,倒是让老街增添了一分明亮。

“这太阳真他妈刺眼。”七玺倚在污迹斑斑的墙上,点燃了一根烟,狠狠吐了一口气。

“真是煞心情。”

“老大,”不知道身后什么时候站了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俯首弯腰,小心翼翼。“那个人来了。干掉了我们十几个兄弟。”

“嗯,知道了。”七玺从头上将墨镜压下,扯了扯胸前领带,将烟掐灭随意丢在街角。“走,去会会他。”从男人手中扯过西装外套搭在肩头,黑色高马尾在空中甩了一下,嘴角微微上扬了几个弧度。

“抓到你了,安迷修。”

骑士握着双剑站在一片血污中。杀戮,肮脏,贪婪,黑暗,这究竟是个什么地方?骑士皱了皱眉,扫视四周。如傀儡一般的人还在源源不断涌上来,无尽的战争远远还没到终点。

“住手。”安迷修猛地回过头,身边欲冲上来的打手们竟然都停了下来,甚至弯下了腰,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鞠躬。

看样子是他们的头子来了。安迷修整理了一下刚刚在打斗中有些凌乱的衬衫,将腕部的绷带缠得更紧了些,抬起头,面无表情地望向声音的来源。眼前是一片尘土飞扬——那是打斗所致。当尘埃散去,远处出现的是一个模糊的轮廓,再清楚些,再清楚些...

是位小姐?!

安迷修朝那边走了几步,发现那边的小姐也朝自己走来。安迷修索性停了脚步,眯起眼睛看着那位走来的小姐。

一点一点,近了,更近了,已经能看清了。

小姐走到安迷修面前停了下来。那是一位身材高挑的小姐,踩着一双跟很高的铆钉靴,披着一件很禁欲的短款西装外套,扎在头顶的长长的马尾随着携卷着沙尘的风飘动着。

戴着墨镜,看不清脸啊......安迷修这么想着。就在这时,小姐摘下了墨镜,递给了身旁的一个虎背熊腰的男人。

“安迷修,骑士?”七玺微眯双眼看着眼前的男人,可以算是很英俊的的面容了,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令人作呕的凛然正气,让七玺的眼中闪现了一丝危险的光芒。

而安迷修看见了眼前的小姐也是看呆了双眼。明明只是一位美丽的小姐,可她透澈的蓝绿色的眼眸中透露出的是和她的美丽不相符合的冷漠与杀气。安迷修微微低下头,将手放在胸前屈了屈身。

“这位美丽的小姐,你为什么要派人来追杀我呢?”安迷修微微侧了侧头,露出不解的神情。他是真的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招惹上这么一个看起来像黑帮老大的小姐了。

七玺听到人的问题只是笑了笑,伸出一只手抚上安迷修的脸庞,还轻轻抚摸了一下。突然一掌在他脖子后重击一下。安迷修毫无防备,眼睛泛白,缓缓倒了下去。

“老大,怎么处置?”一旁的男人眼神中闪过一线杀机,似乎在邀功想要亲手干掉这个不知道怎么惹了老大的骑士。

“扛回去,丢我床上。”七玺再度将墨镜压下,抽出一根烟点燃叼在嘴里。“老子亲自处置。”

男人愣了一愣,又马上低下头。“是。”

“诶诶等等。”已经走远了的七玺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回过头来,“把他给老子收拾干净了再丢床上,别脏了老子的床。”

男人点点头,叹口气。他实在想不明白,老大这究竟是想干什么。

七玺拒绝了一路上所有人要开车载她回去的好意。今天天气这么好,不走走路怎么对得起这狗娘养的大太阳。况且,心情有些太好了。毕竟才将盯了好久的骑士弄到手心,怎么会不高兴?

七玺盯上安迷修是两个月前的事了。那个时候七玺刚刚接手这个黑帮。在前一任老大被干掉的时候,黑帮内一片混乱,所有以前在帮里有点头脸的所谓“××哥”们一时间都召唤着自己的党羽,争斗着要当上黑帮的新老大。而原老大的女儿,名正言顺的黑帮继承者七玺,却被他们遗忘了。

一个娘们?哼,没被卖到妓院去干了都不错了。

七玺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收起了以前爱穿的洋群,换上了父亲每年都会给她定做的西装,学会了抽烟喝酒,拾起了已经练了几十年的功夫。

老子的天下还在这呢,轮得到您们来撒野?

跟在七玺这边的人已经是很少了,按道理来说作为一个老大是不必亲自上阵的,但在这种情况下,又或者是说七玺想要亲自出这口恶气,她带着仅剩的几十号人,硬生生把那些作乱的团体一个一个消除。不长不短,整整三个月。

七玺赢了,可她又输了。

当她将最后一位他爹曾经的而现在造反的得力助手的脖子拧断后,她两眼发黑,摔在了地上。虽然说这一段时间她都受了很多伤,但也不至于在最后关头反而晕倒了。

背后有人放黑箭。这是七玺倒下前想的最后一句话,之后她就失去了意识。

醒来时,她的眼前是安迷修。

七玺的第一反应是一个抓手抓住安迷修的手腕然后把他制服在地,但她失败了,安迷修很轻易地挡下了这一袭击。

“美丽的小姐,总是动粗可不好啊....”安迷修郑重其事把七玺的手放了回去,温柔地给她受伤的地方缠上了绷带。“美丽的小姐还是应该文静一些,打打杀杀这种事情还是交给骑士来做好一些。”

七玺撑着脸看着骑士一脸认真地给自己包扎的样子,紧皱的眉头慢慢抚平,突然轻咳一声,开了口。“喂骑士,你叫什么名字?”

安迷修回过头冲她笑笑。“安迷修。”

安迷修......七玺想了想,用手勾住了他的下巴把他脸挑起,盯着他还有些茫然的透亮眼眸。“安迷修骑士,做老子的骑士吧。”

七玺觉得自己刚才一定撩爆了,任何男人都会拜倒在她裤下。

但她错了,这招是对小姑娘用的。

安迷修笑了笑,却没有反驳。他缓缓起身,撩过七玺的头发吻了吻。“美丽的小姐,等我尽完我作为云游骑士的职责,自会来到小姐身边,成为小姐的专属骑士。”

安迷修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特别想和她在一起。

七玺笑了笑没说话,径直就朝另一方向走了。忽的停下脚步,也没回头。

“好啊,老子等着你。别他妈死了!”

安迷修站在原地挠了挠头,他觉得她被风吹起的马尾真是美爆了。

七玺甩了甩头,从回忆中醒来,推开了房间的门。

安迷修也从昏睡中醒来,他梦见了以前的事。

“这是.....”安迷修环顾四周,是他不知道的地方。他一抬头,就看见了进来的七玺。是她。安迷修摇了摇头,还真是被她抓住了啊。

安迷修之前确实是忘了与七玺的约定,可在人家的床上,不想起来似乎有点对不起她。

七玺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一脚把正在起身的安迷修踢回了床上。“主人没有命令就不要乱动。”

“唔。”安迷修硬生生吃下了这一记重击,“是,我的小姐。”

“你说什么?”七玺面部表情有了一点变化,逼近安迷修揪紧了他的衣领。“你叫我什么?”

安迷修抬了抬眸,用他那双晶莹的绿色眼睛盯着七玺的双眸,一只手执起七玺的双手凑到唇边吻了吻,另一只手绕到身后扣住她的后脑勺,将两人的额头紧紧相贴。

“我的小姐,在下作为您的骑士,回来守护你了。”

“你他妈才给老子回来,你是不是忘记了?”七玺气不打一处来又狠狠踹了他一脚。可是被安迷修拦下了。

“我的小姐,在下回来晚了,可这,不也回来了吗?”安迷修眯起一只眼瞧着七玺,用手指堵住了她的嘴。

“嘘,这么大声音可不是一个小姐该发出的。”安迷修用嘴堵住了七玺的唇,趁她不注意就将舌探了进去。一阵狂风骤雨般的亲吻后,七玺也是满脸涨红说不出话来。而安迷修似对这个结果很是满意。

“安迷修,你混蛋吧!”七玺抄起旁边的枕头就往安迷修头上砸,安迷修也只是笑笑不躲开,认了人乱砸。

等七玺砸够了,安迷修搂住她的腰往床上一压,凑在她耳边低声说。“小姐玩够了,该换我了吧....”

不等七玺回答,安迷修轻轻拉灭了房间的灯。

窗外下起了雨。

END



真的写到后面脑子都是晕的
呜呜呜呜呜呜抱歉呜呜呜

七喜,再叫我粪水我要搞你了

评论(7)
热度(69)

© 💦崔韩率的缡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