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学习博主

【安雷】我尝过的花中还是你吐的最甜

我是个神经病
送给自己昨天的生贺文
背景凹凸大赛结束
花吐症设定
你猜是不是刀啊????
嘿嘿
你们每次都要打我,我可怕了!
开始吧!
・‥…━━━☞・‥…━━━☞

“安迷修...我要死了.....”

“你能不能,亲我一口?”

“对不起,我.....”

一朵带着鲜血的花从眼前坠落,跟着一起坠落的,还有那不舍的灵魂。



雷狮猛地睁开眼从梦中惊醒。

“咳咳咳....”他猛烈地咳嗽着,随之吐出的是一大把一大把红色的花瓣。

“还好是梦。”雷狮这么想着,但他也知道,若是得不到那个人的吻,他离梦中的那一天也不远了。

花吐症。雷狮知道自己得了这种奇怪的病症。

从某一天开始,雷狮每天早上起来都发现自己的枕边全是花瓣。刚开始还以为是风吹进来的,可明明关好了窗户,花瓣是从哪来的?

真正确诊是在那个午后。安迷修如往常一般来到雷狮家中喝下午茶。自从大赛结束后,雷狮很出乎人意料地开了一家小小的茶厅,每天泡些花茶啊,果茶啊,或是传统茶。

“你这哪像个恶党?”安迷修曾嘲笑他。

“要你管!不喝拉倒!”雷狮这个时候就会从桌下抽出雷神之锤佯装要把安迷修狠狠揍一餐。然后安迷修就会假装求饶,雷狮就会“哼一声”原谅安迷修。两人再次坐下,一起享受悠闲的下午茶时光。

每天如此。

所以雷狮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不知不觉喜欢上安迷修的。

大赛的时候?下午茶的时候?管他的。

反正是喜欢就够了。

这天是安迷修生日,离他一般来的时间还有那么长。雷狮坐在桌前盯着面前的一杯白开水和许许多多的花朵。

“一定要给他做一杯最特殊的茶。”雷狮这么想着。

“因为他是最重要的人啊。”最重要的人一定是要最特别的茶。

雷狮就那么愣愣盯着那杯白开水,突然开始猛烈咳嗽起来。

“咳咳咳......”雷狮咳得眼泪都出来了,再低头一看,杯子中被自己吐了一杯子花瓣。有的花瓣已经颤悠悠沉到了杯底。整杯水散发出淡淡幽香。

“糟糕,这得赶紧倒掉。”雷狮手忙脚乱拿着杯子站起来准备去处理这狼藉,不巧,门铃响了,紧跟着安迷修走了进来,微笑着看着拿着杯子愣在原地的雷狮。

“哟,雷狮。”安迷修走近雷狮自然而然接过了他手中的杯子,“我也就提前来了一点,你就提前把茶给我准备好了?”

“不....”雷狮想要辩解什么,但他的声音已经小到连自己也听不见。他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安迷修把自己吐出来的花泡的茶喝了下去。

“这下完蛋了。”雷狮已经没眼再看安迷修喝茶的表情。

“雷狮....这茶......”

“对不起......”

“太好喝了!!!!!”安迷修紧紧握住雷狮的手,眼底闪射出不可名状的喜悦。

“??????”雷狮看着眼前一脸幸福升天的安迷修,咽下了欲要吐出的几个字。挤出了一个不怎么好看的笑容。

“安迷修,生日快乐!”

“谢谢。”安迷修轻轻抱了一下极不自然的雷狮,拍拍他的肩,随手拉过椅子坐下。“这茶用什么花泡的呀,我怎么从来没有尝过这种味道?”

“我也没尝过,无意....发现的花.....”雷狮是个很不会撒谎的人,但这样磕磕绊绊的谎言竟然也没有引起安迷修的注意。

“这样啊....”安迷修闭着眼又抿了一口茶,“似乎有种恋爱的味道呢....”

雷狮差点一口花喷出来,他努力定了定神,估摸着自己脸大概没红。

“你,喜欢这茶吗?这种花产量很少的。”雷狮看到人大概是真的很喜欢这种茶,试探着他。若是真的喜欢,那可就糟糕了。

然而令人绝望的是,安迷修沉重地点了点头。

“雷狮,如果很贵,我会付钱的....”

雷狮捂住了脸。看来真是栽他手上了啊。

“你要是喜欢,我就去帮你弄到,”雷狮笑了笑,像往常一样装出一副很凶的样子,“一天只有一杯,没得多了,不然我打死你。”

“悉听尊便。”安迷修笑着饮下了茶杯里剩下的茶。

待到安迷修走后,雷狮才开始认真思考今后的日子该怎么办。安迷修喜欢他吐的花泡的茶,他自然可以每天都为安迷修准备,可过不了多久,他就会吐花而亡。若是告诉安迷修实情,让安迷修吻一下他,安迷修又再也不可能喝到这种茶。按理来说,生命应该是最重要的。

还是过一天算一天吧。雷狮这么想着,坐在旋转椅子上打起了转转。讲实话,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日子嘛,就让它这么过吧。最后该是什么结局,就让他是什么结局吧。

雷狮每天都早早准备好花瓣,用最清澈的雨水,给安迷修泡上一杯花茶。

“安迷修喜欢的是我的味道。”雷狮接受了这个设定,并开心地沉溺于此。

花吐症并不会因这甜腻的单恋而缓解半分。

每天早上起来,枕边的花瓣只是越来越多。以前还可以强忍住不当着他人的面吐出花瓣来的,现在都已经做不到了。花瓣完全不受控制地,从雷狮嘴中一片片飞出。

雷狮的身体已经是孱弱了。他连走下床都是很困难的了。可即便如此,他也会亲自挑选出最饱满芬芳的花瓣,让卡米尔泡好放到茶屋里,供每天到来的安迷修品尝。

安迷修不知道雷狮怎么了。一连着几天雷狮都没来茶厅,花茶也是卡米尔泡好放在这的。听卡米尔说,雷狮大概是病了,病的严不严重,卡米尔也只字不提。安迷修几次提出要去看望雷狮,都被卡米尔拒绝了。

“大哥他在家好好休养,喜静,你还是别去了。”卡米尔转过头,掩饰住了眼底的悲伤。

安迷修还想说些什么,但卡米尔已经走了,他微微张了张嘴,又闭上了。

卡米尔一直守在雷狮床边上。雷狮已经失去了收集花瓣的力气,他只要微微一张嘴,就会有花瓣掉落。血红的花瓣展现着妖娆的生命的活力,就像绝美的妖姬一般,一点点蚕食着雷狮剩下的生命。雷狮紧闭着双眼,不太稳定的呼吸弱弱地打在和他脸一样苍白的被褥上。

“卡米尔,告诉安迷修,我很抱歉。”

“他以后,再也喝不到我泡的茶了。”

“喝不到,我的爱情,泡出的茶了......”

雷狮感觉身体的力气在一点点被抽空。眼前似乎出现了一丝光亮,就像溺水的人在溺死前总会觉得眼前有一根让自己抓住的绳子一样。雷狮伸出手想去抓住那丝光亮。

也对,已经没有力气伸出手了。

“安迷修,就此别过了。”



雷狮睁开了眼。

眼前不是他想象的死后的天堂或是地狱,倒是看到了一个他很想见到又有些不敢见到的人。

安迷修。

雷狮闭上了眼,又睁开。安迷修还在。

“我不是死了吗?”沉默了很久,雷狮终于缓缓开了口,直愣愣盯着眼前的安迷修。

安迷修很明显被人吐出的问题逗到了,强行忍住但还是笑出了声。他俯下身凑在雷狮耳边,很亲昵地摸了摸雷狮的头发。

“我吻了你哦。”

雷狮觉得自己的脸现在一定是通红的。

安迷修从人身上起来,坐回了自己的小板凳,佯装生气地把手盘在胸前。

“得了这种病也不告诉我,也不许我探望你,用你吐的花给我泡茶也不说,你到底要瞒我多少事情啊.....”

“我只是....”雷狮嘴边的“喜欢你”都要蹦出来了,却又被他硬生生咽了回去。“不行,不能说啊......”

“你是傻子吗雷狮??”安迷修看见他这个样子屈起手指敲了一下雷狮的脑袋,“你得了花吐症,我亲了你一下你就好了,我还不知道你的意思吗??”安迷修突然叹了口气,很是惆怅的样子。

“坦率点啦.....”

雷狮深吸一口气,准备做出告白。

“我喜欢你哦,雷狮。”安迷修抬起头,清澈透亮的绿色眼眸看着雷狮,仿佛要将他的整颗心看透。“一直都喜欢着。”

雷狮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他很努力地捂住胸口让心脏不要突然蹦出来,然后抬起头,鼓起了今生最大的勇气,盯着安迷修的绿色眼眸。

“我也喜欢你。”

“一直都是。”

“最喜欢的是你。”

安迷修站起来紧紧抱住了雷狮。他们第一次觉得自己真正拥有了彼此。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全新的感受。而这种感受,却让他们幸福地想要流泪。

当他们感受完彼此的温度后,雷狮还是很小声开了口。“抱歉,以后都不能让你喝到那种花茶了。”

谁知道安迷修突然笑了。“你的花吐症还没全好哦。”

雷狮的心情仿佛掉入了冰点——若是被喜欢的人亲吻后花吐症还没痊愈,说明吻不是真心的吻。

看到眼前人突然就蔫了下去,安迷修有些手忙脚乱。“喂雷狮,我是故意没治好你的....”

听到这话,雷狮条件反射就将手伸到床底下去掏雷神之锤。

“我尝过的花中,还是你吐的最甜。”安迷修捞起雷狮的手,深深吻了一口。

“是一辈子也忘不了的甜。”

雷狮笑了笑,捧住安迷修的脸。

“那就一辈子都给我乖乖记住。”

END

别急,正文完。

无脑小后续

之后的故事就是每隔一段时间安迷修就要亲亲雷狮以免他死掉。雷狮就负责乌拉乌拉吐花给安迷修泡茶喝。

后来有一天,安迷修突然特别认真吻住雷狮,吻得雷狮无法呼吸。

“喂,你把我花吐症治好了,你喝什么呀?”雷狮抹去嘴角的口水,有些吃惊。

“我,我把花种活了。”安迷修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雷狮很生气,他以为安迷修只是不想让他太难受,没想到......

“安迷修,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雷狮抄起了雷神之锤。

“诶诶诶雷狮,别动手啊......”

真·END

评论(26)
热度(293)

© 💦崔韩率的缡水💦 | Powered by LOFTER